基督教不能看风水的理由(看阳宅风水的方法)

基督教不能看风水的理由(看阳宅风水的方法)

开挂的人生谁不想要?

一路砍怪升级有惊无险,左手帝国右手美女光想想都觉得爽,《天国王朝》的主角巴里安是中世纪法国的一个小铁匠,他就有一个开挂的人生,他仁德、勇敢,组织圣城人民抵挡20万萨拉逊大军的疯狂进攻,公主倾心于他只要结婚就能成为国王,他守城成功了么?铁匠最后成为国王了么?

大家好,我是萬重,今天我们一起欣赏《天国王朝》。

公元1184年,欧洲基督徒占领耶路撒冷已近百年,当时的欧洲人民穷困,政治专制,农民与纷纷地主逃去圣地耶路撒冷求发财或求神赦,这一年巴利安的妻子因幼子夭折发疯自杀,按照基督教传统,自杀之人是有罪的,需将尸首分离葬在十字路口任行人踩踏。巴利安是个手艺高超的铁匠,同时也精通木工和建筑,他给当地领主打造出了精美的酒杯也参与过领主出征,造出攻城利器。失去孩子和妻子对他造成巨大打击,他的心就像冬天一样冰冷。

巴利安同母异父的哥哥是当地神父,他是个极度贪婪龌龊之人,在十字路口埋葬弟弟的妻子时遇到归乡男爵高弗雷,他将男爵安慰亡者的钱揣进自己口袋。当地主教大人特意找来神父询问,要像正常人过世一样给你弟弟妻子举行葬礼,“你没有把尸首斩下吧?”

神父回答“没有”,主教关照他“这些钱你帮我转交给巴利,安好好和他谈谈,我的教堂正在建设的关键时期,不能缺少他这个能工巧匠。”神父不断的说谎,他私藏主教要转交给弟弟的钱又发一笔小财。他并不打算劝说弟弟给主教出力,恰恰相反,他命人斩下弟妹的头颅,更是想激怒巴利安,让他干出更多疯狂的蠢事,好将巴利安的所有财产据为己有。

可以看得出来,主教并不是一个固执教条的神职人员,他深知人性,由此出发对神的理解也充满人性的关怀,神应该是爱世人降下温暖,而非冰冷残酷的。

神父想除掉弟弟,霸占他的财产已不是一两天了,他热切的期盼着弟弟倒霉,好让自己渔翁得利。

高弗雷男爵从圣地耶路撒冷回法国寻子,他是此地领主的弟弟,长兄继承爵位和土地,他则带着一群人参加十字军东征打天下去了,26年征战他在耶路撒冷赢得了土地金钱和荣誉。这次回乡寻子作他的继承人。

高弗雷男爵委婉的对巴利安表示自己是他的生父。

我希望得到你的宽恕,说完男爵低下他高贵的头表示忏悔。

巴利安仍沉浸在亲人亡故的悲痛之中,听到男爵的表述,他一语不发。

高弗雷男爵纵横沙场铮铮铁骨只向自己的国王低头,现在他低头忏悔对自己的私生子柔声介绍,自己有士兵有领地有财富,虽然我从未养育过你但若跟我走,日后将衣食无忧。继承我的名望和领地也会让男爵内心宽慰。我会对你心怀感激,好尴尬,说软话真实比上阵杀敌还难啊。

巴利安拒绝了请求。虽然在高弗雷的意料之中但也很失望。“如果你有需要钱和帮助什么的现在就说,我一去就不会再回来了。”

巴利安无所求,高弗雷碰了一鼻子灰,转身走了。还别说这父子俩虽然第一次见面,倔强的性格却很相似。

男爵带领十字军部下离开却又折返,若你改变心意可以来找我,耶路撒冷并不难找,我会途径墨西拿。说罢扬长而去。

神父用尽心机劝诱男爵的十字军们把铁匠弟弟带走,没想到巴利安居然不为所动。一计不成再生一记,晚上他再次找到巴里安劝说还是不成,干脆威胁恐吓诅咒都用上了。

神父恶毒的描述已将巴里安的妻子身首分离,“她身在地狱不可能升入天堂了”。当巴利安发现妻子的银十字架在神父的脖子上之后他怒了,平时对我个人怎样侮辱都忍了,但你谋我财产迫害妻子不能升入天堂,绝不能忍!

巴利安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抄起烧得通红的铁剑刺中神父。

神父在罪恶的火焰中痛苦嚎叫,巴利安手疾眼快把银十字架从神父脖子上拽下来。

神父挣扎时身上的火焰点燃了铁匠铺,杀神职人员放火烧屋不管哪一项都是死罪,没有选择,巴利安立刻逃走。

抄近路赶上高弗雷,我犯下谋杀大罪,听说耶路撒冷可以给自己和亡妻赎罪,我愿意跟你走。男爵很高兴,并不在意他刚刚犯下重罪,“和我们一起到耶路撒冷求证赎罪吧”。

休息时高弗雷扔给巴利安一把剑,拿起剑来过两招,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虽然你手受伤但我曾经睾丸中箭还苦战2天。怪不得男爵拉下脸回乡找私生子继承家业,原来他早已丧失生育能力。

“不错,你的力量速度都很好,但是技术需要改善。我来教你“大鹏展翅”,意大利人的绝招,剑要直,弯腰弓步。”高弗雷男爵迫不及待的品尝起作父亲的感觉。

突然男爵的侄子带兵来要人,说巴利安杀了神父。

你来要就给?

壮硕的十字军辫子男回答“我认为他无罪”,一旁的医院骑士更幽默,我的德国朋友熟知法律你和他打一场就知道了。

呵呵呵,傻子都能看出来这家伙不好惹。

高弗雷使个眼色,儿子别怕,老爸保护你。

转身回答“人不给,来硬的我奉陪,但要是我赢了就要你小命。”大侄子微微一笑,您是贵族我不和您硬碰硬,转身走了。

大侄子刚走不远,男爵带领的十字军小队即遭弓箭手埋伏,他们立刻还击反将数量是自己2到3倍的敌人消灭干净,战斗力强悍可见一斑。但几名强壮的战士倒下令人惋惜。

征战多年的高弗雷男爵怎会猜不到,侄子表面上来抓巴利安,实际上是想把自己干掉,哥哥就能继承自己在耶路撒冷的领地和财富。歹毒如此就不必心软,高弗雷追上侄子一刀劈开他的脑袋,可用力过猛把自己肋下的箭弄断了。

这位面带不屑的家伙是另一位贵族少爷,他主动表示大爷我值一大笔钱,别伤害我,你要是够聪明,留我命换钱。

嗯,你提的条件很诱人,问题是我伊贝林男爵不缺钱,说完手下的十字军就给少爷聪明的脑袋开个洞,你在地狱会更聪明的。

医院骑士给高弗雷简单疗伤,野外条件有限,男爵能不能活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医院骑士的职能是提供医疗、照顾病人或受伤的人,在这个年代穿黑袍的医院骑士已并不是单纯的医疗角色,他们成为一股军事力量参与到耶路撒冷王国之中,除了医疗也还要战斗。

男爵看出来巴利安对今天保护他的战斗仍在迷惑当中,把他叫过来解释一番,他们的确有权利带你走,我也有同样的权利保护你,动武无关法律和道德,只是我不喜欢他们的态度。继承人得来不容易,自己中的一箭伤势很可能会恶化,与儿子共处的时间很珍贵,高弗雷是很希望能多和他聊聊天多教给他些宝贵的经验。

一行人抵达朝圣者营地,遇到同在耶路撒冷王麾下效力的圣殿骑士团头目:盖伊。这家伙过来向老朋友问好,顺便“关心”一下高弗雷,男爵虽然重伤高烧但也有力还击,打了一场嘴仗算是扯平。这家伙可不是个好惹的善茬。耶路撒冷王国最大的军事力量掌握在他手中。

到了摩西拿城,通往圣地耶路撒冷的港口。这里汇聚了去往耶路撒冷的各路十字军和平民商人,高弗雷终于入住当地医院,虽然有更好的医疗条件和照顾,他并未转好更虚弱了。

耶路撒冷是一个新世界,一贫如洗的人凭能力能成为城主,而贵族无能也要沦落街头,我的孩子你要跟随侍奉耶路撒冷王,造福苍生建设人间天国,你是我唯一的后裔不要让我失望啊。

为什么一定要发动十字军东征抢回圣城耶路撒冷呢?那里不仅仅是基督教的发源地,圣地,更重要的是控制港口和贸易路线,将东方的财富源源不断运送过来。异教徒撒拉逊人信奉伊斯兰教,在摩西拿他们只要交税就有安全保障,还能在固定场所向自己的神祈祷,圣城耶路撒冷更是让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和平生活的奇迹之地。

巴利安第一次品尝帝王蟹居然又遇到圣殿骑士团的盖伊,这家伙主动来做自我介绍,并且预言耶路撒冷的王驾崩之后,新王即位将不会再接受穆斯林异教徒和你们这伙基督教的叛徒。巴利安回避与盖伊眼神直接接触以免惹麻烦,但实在忍不住把盖伊的马鞭夺了下来。

随从揭开盖伊嚣张之谜,原来他很可能会成为耶路撒冷下一任国王。

高弗雷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在神父和医院骑士的陪同见证下,授予巴利安为新的伊贝林男爵,册封骑士。高弗雷燃烧生命最后的力量举行仪式。

医院骑士继续仪式问高弗雷“生命即将到达尽头,对所做种种罪孽后不后悔?”高弗雷看着儿子的眼睛用尽最后力气回答“不后悔的事唯有一件”还未说出是什么就倒入医院骑士的怀里,理想主义者高弗雷魂归天国。

成为骑士继承财富和领地,巴利安不觉得高兴也未见悲伤,他怀着忐忑的心情即将登上航向圣地耶路撒冷的大船。出发前医院骑士跟他说,旅途或许凶险,但上帝要你到达就会保你平安。

果然上帝的试炼来了,暴风雨夹着雷电,大海像发怒癫狂的野兽,人们蜷缩在船里祈求上帝的保佑,但船还是沉了。

暴虐的海浪将船打碎了,整艘船只有巴利安和一匹马安然无恙活了下来。

巴利安和马匹找到一个小绿洲乘凉休息,他还没从海难中完全恢复过来。突然过来两个萨拉逊人说马是他的,呵呵~抵达欢迎仪式果然另类,这块土地上的人都是不讲理的野蛮人么?一个萨拉逊人骑马冲过挺枪便刺,巴利安顶飞长枪高声要求对方下马公平决斗。你是骑士我也是骑士,新的!

巴利安已然脱胎换骨,从铁匠成为武功高强的骑士,他力战萨拉逊武士,找到机会一剑结果了,但并未杀死另一个萨拉逊人。

新晋爵位,战胜强敌。骑士巴利安并未因此得意忘形,他不同意杀尽异教徒的宗教宣传。死罪可赦活罪难免,让萨拉逊人引路带他去耶路撒冷。

进入圣城,巴利安不但没将萨拉逊人认作奴隶,还大方将好马相送。自己是从不幸中走出来的,不愿用他人的痛苦来换自己的幸福。萨拉逊人被感动,离开之前说,您的勇武和美德将在萨拉逊人中传颂。

找到耶稣殉难的圣山,巴利安在山上坐了一夜,人们都说到耶路撒冷可以赎罪,却没人说得清该怎么操作。深夜的信徒们像游魂一般彻夜不眠祈祷走动期待神显。第二天巴利安把妻子的十字架埋在山上,虽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赎罪成功,但你活在我心中,又怎能在地狱里!

还没去寻找高弗雷在耶路撒冷的住处,先被他的士兵找到了。

宽敞舒适的住宅,众多佣人服侍,拥有财富和100名职业武士手下,巴利安并不享受这些身外之物。

医院骑士也回到耶路撒冷,他问巴里安“你觉得圣地怎么样?”巴利安有点失望,虽然得到财富却并未找到救赎,觉得孤独无助似乎已经不再受到上帝的眷顾,他甚至要失去信仰了。

一位贵族女性突然闯入,她身着华服气质高贵,看着巴利安问你主人呢?巴利安的回答很巧妙“在这个院子里我没有主人”。公主茜贝拉的出场仿佛一只美丽的蝴蝶突然飞入令人惊喜意外,但看得出来她独立而有主见。

医院骑士不仅有医疗的职能,在战场上也能做点神职工作。他可是个老江湖了,对于宗教他没信心,见过太多宗教疯子和以上帝之名作恶的狂徒。若想在信仰乱流中站得正,只有秉持正念锄强扶弱,做不违背自己内心的事情,事不论大小,成为君子小人为善或作恶都在一念之间。

耶路撒冷王国是不到一百年前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时建立的基督教王国,现在的国王是鲍德温四世,他与阿拉伯世界的帝王萨拉丁订有合约,允许各教教徒和平安全的来耶路撒冷朝圣,但基督教的教宗不这么认为,还记得朝圣者营地里的神父喊得什么吗?杀光异教徒,这些十字军骑士杀了阿拉伯人,按照耶路撒冷王国的律法,处以绞刑。

桌子后的泰比利亚斯正在处理被吊死圣殿骑士的案件,泰比利亚斯带领议会骑士负责耶路撒冷城的防卫,他面前的白袍十字军叫做雷纳德,卡勒城主。前不久带领手下抢劫萨拉逊商人,为维护几方利益和脆弱的和平,泰比利亚斯判决处死参与的圣殿骑士,给萨拉逊人金币作补偿,雷纳德是贵族,泰比利亚斯动不了他,只能谴责警告了之。看得出来白袍雷纳德是个嗜血的宗教狂徒他还会再惹麻烦的。

巴利安与泰比利亚斯初次见面,泰比利亚斯就表明立场我和你父亲是朋友,我就是你的朋友。看来高弗雷与泰比利亚斯是亲密的战友而且互相欣赏。耶路撒冷王国各派势力暗流涌动,而萨拉逊帝国的皇帝萨拉丁手握20万大军虎视眈眈,若他要对我方开战,必胜无疑。愚蠢的是刚才那个白袍圣殿骑士雷纳德不断给萨拉丁提供开战理由,现在维护脆弱的和平真是非常不易。还没见你的面就听说你斩杀萨拉丁手下一员大将,萨拉丁放出话来,骑士之间的决斗不影响和平。此话对巴利安即是提醒也是警告。

泰比利亚斯带巴利安参加王室晚宴,遇到早上出现的茜贝拉公主和尚未完婚的准驸马盖伊,盖伊借口巴利安是个假贵族离席而去,留下尴尬的公主和一桌人。泰比利亚斯带巴利安进入王室并不是为了吃饭长见识,巴利安刚到耶路撒冷就斩杀一名萨拉丁的骑士名声在外,鲍德温四世对这个年轻骑士很感兴趣,想见见他。

年轻英俊,武艺高强,待人和善,公主茜贝拉对巴利安很喜欢,亲自引他去见国王。

见到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四世,他是一个麻风病人,每日承受病痛折磨但短短几句就能得知面具后面是一个年轻睿智的王者。

他看着同样年轻的骑士,并未要求他效忠也未许诺给巴利安财富和领地,他只是说我们不知道命运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但记住,只有你才能控制你的心灵。

国王命令巴利安回到领地伊贝林,守护那里的人民保护朝圣之路,尤其要保护犹太人和穆斯林,耶路撒冷欢迎所有宗教。

伊贝林果然是个艰苦和沙尘之地,地广人稀没啥油水。但正和巴利安的心意,出身贫苦有头脑有精力,他打算在这里扎根生活。经过了解他发现只要解决灌溉水源的问题就能有效提高粮食产量。

知识就是力量,这话不假。熟练掌握工程建筑等知识的巴利安仿佛是上帝献给伊贝林的礼物,他来到这里便勘察指挥深挖地下水,建造灌溉水渠。有了水,粮食增产,当地人民就不会饿肚子了。上天有爱,居然把公主茜贝拉送到了伊贝林,啊不,是茜贝拉主动把自己送到了伊贝林。

巴利安没有贵族派头和农民一起建设劳作,浑身污垢的回来,公主亲自帮他清洗,晚餐时公主心情很愉快。

茜贝拉公主眼看着伊贝林贫瘠的土地因巴利安的建设变成沃土农田,爱意也同这绿色生机一起勃发,慢慢占领公主的心。

公主说如果可以愿意在这里住一辈子,新土地新爱人,巴利安在耶路撒冷获得新生。

当巴利安和公主在享受浪漫美好时光的时候,雷纳德和盖伊两个狂热嗜血的贵族假借宗教之名,却在抢劫商队屠杀萨拉逊人。他们意图挑起战争满足自己的杀戮欲望。

眼看就要引发战争,泰比利亚斯代表议会骑士和医院骑士率众在耶路撒冷王前控告盖伊和雷纳德。圣殿骑士由随军神父出面号称消灭异教徒是神的旨意,若有违反便是亵渎神灵。白袍与黑袍蓝袍对立吵成一片。

圣殿骑士队伍里带白帽的随军神父干的一手好宣传啊。你是教宗在骑士中的代表,可并不意味着你能代表上帝的意愿。

不用吵了,国王鲍德温四世接到消息,萨拉丁率领20万大军越过边境,抵达耶路撒冷城之前会先到雷纳德的领地,召集军队国王将亲自率军出征与萨拉丁会面,希望能和平解决。

巴利安和公主接到敌军过境的消息立刻率军前往雷纳德的领地,公主进入城堡躲避,巴利安率领手下在城外保护百姓。这时耶路撒冷王命令巴利安保护人民的命令还未送达,面对敌众我寡的形式不进城堡必定落败,巴利安仍决定与萨拉丁的骑兵先锋作战,给百姓争取进城躲避的时间,只有耶路撒冷王带领大军到来才有足够的力量与萨拉丁一战。

巴利安带领不足百人的骑兵毅然冲向萨拉丁骑兵阵,瞬间就被包围了。

战斗结果用脚趾头都能预测,巴利安败了,但他是幸运的,首先他轻伤被俘,其次遇到了老熟人。这不是那个骑士的仆人么?

“不,被你打败的骑士是我的仆人。”

耶路撒冷王带领大军到了,巨大的真十字架在阳光反射下熠熠生辉。

兵过一万无边无沿,兵过十万扯地连天。

两只大军终于相遇,两位君王挥手致意。

萨拉丁一身黑袍威风凛凛,像一只狼王眼里闪耀着冷酷和智慧,脸上的皱纹刻着沉着老辣。“我祈求您的大军撤退,让我来解决此事。”

鲍德温四世银盔银甲雕花面具后红色充血的眼睛冒出冷峻电光,他身体虚弱强撑到此看似轻松开口便决绝“我祈求您能平安返回,我保证处理得让您满意,否则你我便全军战死在这里。”

萨拉丁思考中,几十万人都默不作声安静等待。他有所忌惮,十几年前鲍德温四世还是个少年带领部队以少胜多,把自己几万部队打光,萨拉丁一人独骑逃出生天。这次虽然兵力远远多于对方,但会不会再出奇招可不好说。而且萨拉丁看出来了,耶路撒冷的国王已是强弩之末,现在硬碰硬可能会赢但一定吃亏。他决定暂时后退,“我会派医生来看您,愿您太平。”说罢转身带大军后撤,一场厮杀化解于无形。

派医生来是什么意思呢?表面上是提供医疗援助,实际上要探测鲍德温四世还能坚持多久,只要他死了,耶路撒冷王国再不会有像今天这样团结在一起的大军,几方势力必将王国撕扯得四分五裂。到时再出兵,必胜。

萨拉丁率大军后撤。

进城后鲍德温四世忍不住鞭打雷纳德,倾国之兵到此只因为他的疯狂和鲁莽。鲍德温四世恨不得当场将他一刀砍死,但他是贵族,就算处死也要留足面子。大罪雷纳德被捕,判决死刑。


鲍德温四世找来被放生进城的巴利安,赞扬他的表现,如能继续努力,必当重用。

巴利安亲吻公主送的戒指,侥幸生还更受国王重用,他的人生再上一个新台阶。与公主对视的眼神被准驸马盖伊发现,他期待的大战厮杀被平息了,此刻发现公主似乎要脱手而去,他开始憎恨巴利安了。

萨拉丁大军的随军毛拉(伊斯兰教士)找萨拉丁兴师问罪来了,呵退左右之后急匆匆就问,大军已到开战就是了,胜负让神去决定,箭在弦上为什么还要撤退?萨拉丁明显有更多的考量和打算,他不打准备不足之仗,简单交锋几句便将毛拉送客。走之前毛拉紧紧盯住萨拉丁“不要忘了你的承诺,我们要夺回耶路撒冷!”

对于未来走势,萨拉丁和最信任的伙伴早有判断,现在只需耐心等待。

耶路撒冷王命不久矣,盖伊在宫殿走廊舞剑,他等待许久的梦就要实现了,只要鲍德温四世一死,他与公主结婚便顺利成为国王,到时发动对萨拉丁的战争轻而易举。

盖伊在王宫外徘徊等待许久,公主仍未归来,他明白公主的心已经属于巴利安了,蕴怒无处宣泄,于是敲开公主房间的门,用公主随身侍女发泄兽性。

第二天盖伊找到公主摊牌,我掌握最大的军事势力,如果你和巴利安结婚,我必将反对,带领圣殿骑士自己夺取宝座。

留给鲍德温四世的时间不多了,他召来巴利安。现在是立遗嘱的重要时刻,如果把军队大权交给盖伊,他一定和萨拉丁开战,耶路撒冷王国必定陨落。我们决定由你统领耶路撒冷军队,巴利安表示,您的要求我会遵从。

国王继续补充,我的意思是你需要和我妹妹结婚。盖伊一方的势力将被彻底铲除,为你掌握实权开路。听到这里巴利安犹豫了,他说不能因为我的缘故让盖伊和无辜的人去死。请允许我拒绝,以他人生命为代价违反我的良心,初次见面您就叮嘱我,不盲从神,不盲信王,只相信自己的心。

国王见他以崇高骑士精神为准则,也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泰比利亚斯追出去责问巴利安,只要有机会盖伊肯定会杀你,而且和公主结婚就那么难么?耶路撒冷不需要一位出淤泥而不染的骑士!巴利安仍然坚持自己的救赎之心,如果在这个圣地没有道德,那我的存在也没有意义。

公主得知巴利安居然拒绝了和她结婚成为国王难以理解,深夜追到巴利安的家一定要问个为什么。“巴利安我最爱的人,我把我自己和整个王国都献给你。”

没想到的是巴利安再次拒绝,他不肯违背自己的良知接受权利。公主伤心、气愤,失望,最后甩下一句”有一天你会明白,为成大善,可不拘小恶!“

帝王陨落举国悲痛,茜贝拉终于有机会看到王兄面具后的脸,麻风病的折磨是对人最痛苦的诅咒。

在国王驾崩之前茜贝拉答应盖伊,如果你忠诚的支持我儿子成为国王,我便与你结婚。终于,小王子登基成为国王。

拒绝掌权,拒绝公主,深深伤了公主的心。国王已升天,我这样做真的对么?巴利安独自骑马来到一个悬崖边发呆思考,突然医院骑士在他身后出现。

巴利安开玩笑似的说“你坚信的上帝我感受不到。”

医院骑士回答“那不代表上帝不存在,心上的伤口会愈合的,你还有更重要的责任,保护耶路撒冷的人民,一百年前基督徒夺取圣城现在风水轮流,萨拉丁要带着大军回来了。”说完突然消失不见了。

这一天茜贝拉正陪伴小国王签署协议,滚烫的封蜡滴到小国王手上他丝毫没感觉,警觉的茜贝拉不动声色。晚上找医生偷偷测试,发现小国王果然也得了麻风病。诅咒般的遗传病居然在自己儿子身上出现。王兄死后扭曲破碎的脸再次浮现在茜贝拉的脑海,可爱的小国王未来也要承受和王兄一样的折磨。太绝望了。

茜贝拉果然是个非同一般的女性,不忍心让儿子未来被麻风病慢慢折磨死,她决定让小国王安静没有痛苦的死去,比起承受20多年的折磨,这种死亡更好一点,杀人将坠入地狱,最痛苦的罪让我来担吧。

盖伊距离国王宝座越来越近了,他与雷纳德密谋之后决定扫清道路,派出三名圣殿骑士去刺杀巴利安。

他们找到一个巴利安独处的机会将他包围,但巴利安灵巧勇猛的斩杀了三名刺客。

小国王死了,巴利安肯定难逃刺杀。盖伊释放贵族走狗雷纳德,要他去挑起与萨拉丁的战争。

果然应鲍德温四世的预测,盖伊登基为王便任意妄为,放出雷纳德劫掠杀死萨拉丁的妹妹,接着斩杀萨拉丁的使者,终于挑起战争。

盖伊召集所有贵族领主,要求立刻展开军事行动主动出击征讨萨拉丁,受伤的巴利安及时赶到会场,否定新国王出征的提议“没有水源不战自败,我们兵少萨拉丁人多,借助坚固的城墙优势才有能力和萨拉丁一战”。盖伊当然不会采纳巴利安的建议,并讽刺铁匠的建议不值一听,泰比利亚斯正好顺坡下驴,我不参加出征。

哼哼,没有你们两个蚂蚱,我照样横扫阿拉伯世界,我盖伊扬威立万的时候到了。

医院骑士随军出征,与巴利安挥手永别。

长途行军远离水源,盖伊带领的军队眼看就要不战自溃了。

耶路撒冷军丢盔弃甲,萨拉丁大军养精蓄锐等待一口吞掉敌人。

果然,耶路撒冷军被轻松击败,全军覆没!

国王盖伊和雷纳德被俘,按照中东的传统,主人不加害他的客人。萨拉丁递水给盖伊表示饶恕,盖伊把水转递给雷纳德是想让雷纳德也活下来,但雷纳德是挑起战争的罪人,也是杀害萨拉丁妹妹的仇人当然活不成,萨拉丁亲手斩杀仇人

一国之君不杀他国之君,留你狗命。

泰比利亚斯与巴利安急行军找到战场,泰比利亚斯彻底心灰意冷他决定放弃奋斗一生的耶路撒冷去塞浦路斯,上帝已经舍弃耶路撒冷,舍弃我了。巴利安坚持要去守护耶路撒冷。按照经验萨拉丁大军一定会沿水源前进,你还有4天,最多5天时间做准备。祝你好运。

萨拉逊大军抵达耶路撒冷城外。

圣城基督教主教找到巴利安,提议乘快马突围逃走被巴利安拒绝。关键时刻就算是上帝的代表主教大人也是只顾自己不顾百姓。

巴利安对守城军民喊话,制造灾难的一代人早已逝去,我们在这里守护自己的圣地自己的家园,每个人都要出力每个人都有责任。虽然给大家鼓劲打气貌似没什么作用,但百年前十字军夺取耶路撒冷曾经屠城,这次萨拉丁带领大军如果破城,也将展开一场屠杀。为了保命每个人都需拼尽全力。

主教急了,一心想劝巴利安保护自己逃走,他提出的问题很尖锐,没有骑士怎么守城?巴利安心生一计,册封在场所有能拿起武器的人,不论你出身是仆人还是最低贱的掘墓人,从现在开始遵守准则册封为骑士。巴利安要有效利用起城内的一切人力物力资源。

主教对巴利安做的一切无法理解。

来自法国家乡的掘墓人,你曾经埋葬过我自杀的妻子,今天你来到耶路撒冷,你已经不是那个掘墓人了。我也不再是铁匠,耶路撒冷改变了你我,册封你为骑士,与我一同守护耶路撒冷吧!

主教难以接受“你以为你是谁可以扭转乾坤么?”

巴利安回头看他肯定的回答“是。”

茜贝拉女王在不远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所有贵族骑士都跑掉了,整个圣城只有巴利安坚守,他想保护所有人,他想创造奇迹,不愧是自己爱上的男人,茜贝拉紧张的神情略有放松,露出一丝微笑。也许有这个男人,真能创造奇迹呢?愿上帝与他,与我,与圣城内的所有人同在。

萨拉丁大军在耶路撒冷城下摆开阵势,巴利安带领忠诚跟随父亲又跟随自己的阿玛克享受暴风来临前的宁静,“如果你能活下来伊贝林领地就归你了,册封你为骑士。”巴利安其实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他已孤注一掷没有退路。

燃烧火焰的石头朝城内飞来,攻城开始了。

昨晚的投石只算开胃菜,第二天一早萨拉丁大军祈祷后正式开始攻城,开打之前先把盖伊扒光了带上高帽子骑驴羞辱一番。黑压压的士兵推着工程机械向前推进,投石机在后不断发炮。向城墙越来越近,巴利安的反击开始了。投石精确瞄准攻城塔楼。

只要攻城塔楼都毁掉,没了大型器械,萨拉丁就失败了。

攻城第一天,双方僵持不下,巴利安利用坚固的城墙巧妙反击。萨拉丁发现守城者手段高明,原来就是上次带领百名骑士自杀冲锋的巴利安。他是高弗雷之子,果然虎父无犬子。上次把他放了也许是个错误。

巴利安制造的防守器械再次大展神威,萨拉逊人的攻城塔损失大半。

巴利安不仅守住城墙还将大型攻城塔楼干掉大半,萨拉丁此时像咬了块石头崩飞牙齿一般恼怒。茜贝拉女王放弃一切尊贵,剪了头发穿起粗衣,亲自上阵救助伤员。

正面强攻不下,萨拉丁决定主攻城墙最弱的点。城内巴利安也在加固封闭的城门,这里是城墙最薄弱的地方,也是我们死守之地。

再次攻城先由大毛拉喊话鼓舞士气,掀起士兵仇恨气氛。

所有炮火都瞄准这段城墙。

终于打破城墙,破口处两军堵在这里肉搏血战,僵持不下。

终于,萨拉丁主动要求和谈,巴利安欣然前往。

萨拉丁问:“肯不肯献城?”

“绝不,我会烧光城内所有宗教设施,而且要和你们打到最后一个人。”

“好吧,我开个条件,放生所有基督徒返回,不论男女老幼王公贵族,都不会受到伤害。”

巴利安不肯相信,百年前基督徒进城可是屠城的。萨拉丁强调“我信守诺言,因为我是萨拉丁,萨拉丁!”

好吧,有你的承诺我愿意交出耶路撒冷。


达成协议,巴利安突然问“耶路撒冷有何价值?”

萨拉丁回答“毫无价值,然后又说无尽价值!”

守城战的最大目的不是战胜敌人,以城内的军事力量根本无法长期坚守,最好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通知茜贝拉女王献城的结果之后,女王问“我该怎么办?”

巴利安回答“放弃王位跟我走吧。”

赢得艰苦的守城战,巴利安终于有机会清洗自己,但麻烦又来了,我们忘了耶路撒冷还有个被放生回来的国王呢。盖伊挑衅找巴利安决斗但被打败,巴利安并未杀他,名义上你还是个国王但当有一天你能重新振作先做个真正的骑士吧,说完把盖伊再次放生了。

巴利安再次面对萨拉丁手下大将,前几天还对立死战的两人,可以重新做回朋友。这匹马还给你,让它带你回家吧。巴利安刚到耶路撒冷只是个落魄的人短短时间若无上帝相助,怎能干的出这一番大事?

萨拉逊人和十字军争夺了近百年,终于由萨拉丁夺回耶路撒冷,代表信仰的新月标志竖起,萨拉丁达成所愿。

离开耶路撒冷,巴利安找到茜贝拉,她放弃做女王,巴利安重新收获爱情。

回到法国,英国狮心王带领部队特意来找他,但巴利安只承认自己是个铁匠,不肯再次踏上耶路撒冷征讨的路。亡妻种的树发芽了,她的灵魂应该已经得到救赎,茜贝拉和巴利安骑马去往幸福的地方。

电影结束。

回答开头提出的问题,铁匠巴利安守城成功了,但他并未成为国王,因为他选择不做国王。这个冲突也是最难理解和引起最大争议的剧情设置。

换作是你穿越过去,你会如何选择呢?是娶公主做国王对内安抚圣殿骑士对外和萨拉丁争天下,还是和巴里安一样做个为正义和信仰战斗的英雄骑士青史留名呢?弹幕或评论写下你的答案和选择理由。

萬重另外制作了《天国王朝》的品评解析视频,里面还有导演藏在电影中的从彩蛋哦。

这一期就到这里,朋友们别忘了点赞收藏,我们下期再见。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6-06,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