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罗tower(塔罗牌高塔和死神同时出现)

塔罗tower(塔罗牌高塔和死神同时出现)

作者:NGA-raddien

我发现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只是游戏方给魔神战争画大饼的大框架,实际上主要集中讲述的重要神袛/势力应该是二十二个,对应塔罗牌的大阿卡纳二十二张。

七十二柱魔神、塔罗牌都算作西方神秘学的范畴内,塔罗牌更是被视为神秘学的集大成之作,相当于西方的易经,所以比起数量多能力又多有重复的七十二柱魔神,米哈游集中资源在数量少寓意丰富的二十二张大阿卡纳牌上,就可以理解了。

这也解释了蒙德历史上魔神位格的存在为何只有三位:[龙卷=烈风的魔神]迭卡拉庇安(Decarabian)、[北风的魔神/北风之狼]安德留斯(Andrius)→北风的狼王波瑞亚斯Boreas (奔狼的领主安德留斯残魂),[风神=自由之神]巴巴托斯(Barbatos)。

已知[东风之龙]特瓦林Dvalin有魔神级别的力量但没有魔神之名,受腐蚀耗尽守护之力时弱于魔神(也就是周本BOSS的级别),摆脱腐蚀后需要巴巴托斯的加护,摆明了七神眷属的定段,也就是位格上不了魔神,不算在七十二柱内,岩元素龙若陀龙王Azhdaha可相印证。

判断七十二柱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其名称是否来自或变造自现实中的七十二柱即可,例如安德留斯是强大的魔神,但求死不得剩一缕残魂成为风神眷属时,就没资格叫安德留斯,改叫波瑞亚斯(波瑞阿斯本身就是希腊神话中的北风神),当然也可能是安德留斯残魂受风神加护沉睡。

后来融合了后代狼王(没血缘关系)波瑞亚斯的尸体回魂,波瑞亚斯等卢皮卡此时已经臣服于风神算作北风守护,该死的风神于自己与后代都有恩,所以安德留斯不得不俯首,或者反过来占主导意识的是后代狼王波瑞亚斯,只是融合了残魂的神性而不灭,那么波瑞亚斯只要自己愿意做风神眷属就行了。

或许还有[南风之狮]Dandelion、[西风之鹰]Zephyrus温妮莎,狮子没石锤,原神上天空岛可能是骗局未必成神。但即使加上鹰、狮,再把沙尔·芬德尼尔的白树/忍冬之树、派蒙算上,也才七个。

照理说七十二柱魔神如果有相当的戏份,只让七国分配,每国十柱还富裕两柱呢,而蒙德直接少了七柱。加入天空岛和深渊教团阵营考量,九分,那每国应该有八柱,比蒙德满打满算的七柱还是多了一柱,难道配额都给其他六国了?从讲故事角度相当不合理。

我认为这种不平均分配现象的实质是大多魔神只是个分母,游戏里本来就没打算细讲,所以魔神数量可以随便分配,大不了富裕的都给璃月被岩王爷打死就完事了。其实的七个登上[神之座]的执政官,乃至已经挂掉的至少五位老执政官,共十二位,十二种用来治世的[理念],才是魔神柱中的重点刻画对象。

没错,能承载[理念]的神,才是编剧的主线演员,神的[理念],才是编剧的核心输出点,如果要表达点什么或者给作品多一点深刻与主题或者作为中国人对世界讲点什么,那这里!这里正是演讲台!

“就是为了这点醋,我才包的这顿饺子”

七位在世的依靠主线直接描写,五位老执政乃至迭卡拉庇安、归终,只能侧面描写与讲古了。

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魔神只能当分母了,因为分母们大多在魔神战争时期陨落了,那也就只能侧面描写与讲古了,这会与戏份重头互相侵占戏份空间且同质化,最多最多像[盐之魔神]赫乌利亚Havria一样,用一章传说任务点到即止。

而正因为风神座、岩神座没有发生更替,因此必须花笔墨描写风神、岩神在魔神割据时期的友人、敌人、敌友难分的人,甚至必须要祂们存活至今有直接戏份。

因此,温迪必须继承迭卡拉庇安的力量,必须收安德留斯为北风守护,钟离必须有放不下的[尘之魔神]归终,必须有宿敌[漩涡之魔神]奥赛尔,这位马上要变成机械乌贼了,大戏开场。

而风岩都有老对手与老友的戏份,反推回五位新神,也不能落下这两种戏份,因果反推回来,雷电将军也必须要应对祟神八岐大蛇引发的灾变,水神要与前任水神的“秘探们”的关系复杂。

二十二张大阿卡纳牌中包括了七神等最重要的魔神,但不仅限于魔神,毕竟塔罗牌含义太丰富了,对应啥都可以,何况有正位逆位之别,直接套入天地颠倒的世界观。

我们心里带着副塔罗牌在游戏中找,就能发现,不限于神之座,甚至不限于个体,一个大组织,一方势力,只要达到强魔神级别的势力都可以对应一张牌。(如果把赫乌利亚算作弱魔神,螭、梦之魔神算作普通强度,那奥赛尔这类无法除尽的存在自然算强魔神)

线索:[龙卷=烈风的魔神]迭卡拉庇安(Decarabian)的历史评价[高塔孤王]是最早的钥匙,整个寓言故事无比贴合[塔]这张牌。

原神游戏本身在变造世界神话,采纳了占星术、炼金术等等神秘学元素,基本上不可能回避掉塔罗牌。日本杂志访谈米哈游明确提到圣遗物的灵感来源之一是塔罗牌。

迭卡拉庇安、归终与五位已被代替的老执政官对现任七神的塑造至关重要,但剧情中祂们哪个都被包裹在巨大的谜团中,因为这七位看似的失败者,才是现在的七位看似的胜利者故事塑造的基底,初期揭开就没悬念了。

圣遗物[苍白之火][炽烈的炎之魔女]愚人众相关信息一整合,分明对应[愚者]牌,Fatui本身就是意大利语的Fool,愚者还和小丑(演员)联系了起来,倒吊的神像暗示塔罗牌的正位与逆位与[倒吊人]。

提瓦特世界天地颠倒,必须是对于天空岛、七神方逆位的神像或牌,在深渊侧看来,才是正位的。

棋子是神之心,神之心对应神之座,女士却有一堆棋具,暗示愚人众有僭神之力与企图,以及神之座不只有七个,与“琪亚娜”、派蒙的存在相符。派蒙外形可以看做一个“棋子”。

神之心是棋子状,但国际象棋只有六种,与七神必然不匹配,需要添加一种棋子,中国象棋却正好有七种,那为何硬要用国际象棋?

因为国际象棋本身就是中国象棋的变造,在传播中棋子化用了塔罗牌的内涵,算是象棋与塔罗的共同衍生,皇后、战车、国王、主教可直接套用在大阿卡纳牌里,国王、皇后、骑士、禁卫军又可填满小阿卡纳里的宫廷牌(Court cards)。

或者说,塔罗牌作为神秘学祖宗或多或少影响了所有西方早期棋牌。中国象棋作为祖宗影响了后世所有象棋。神之心表面上对应国际象棋,实际上更贴合象棋,因为多出了一种西洋没有的棋子——炮/砲 (前者为红方,后者为黑方)。

而已知七神中,有谁能对应这个独具中华内涵的炮呢?不难猜了吧,其实这颗神之心与神明已经登场了,只是大家陷于思维定式代入错了。

没错,钟离就是钟大炮,他的大招为何如此设计,为何要强调他在剧情中实际可以使用全武器,只是特别偏爱某种方式攻击,为何要扯到归终机,大家可以看明白了吧。

你以为人家在宣传国际象棋不屑于中国象棋,实际上人家点明了国际象棋来源于中国象棋的源流,以及中国象棋更复杂的上位性。


神之心对应表:

(塔罗牌的特点是除了数量不变,牌名、牌面与序号追根溯源都有多个版本,可以说只有数量、大致的序号和抽象至极的意象是不变的,因此每张牌都可以应景的为了一套牌的主题或制作者意愿而有所调整,比较通行的1910年才发行的黄金黎明社搞的韦特塔罗牌只是影响比较大,很多人将之作为标准。

这里为理解方便暂且用韦特塔罗来对应,但实际上,一副塔罗牌里把Empress叫作Queen,把 Chariot叫作Rook,是完全可行的。顺带一提,大部分经典塔罗牌至今还在开印,因此了解一下很容易就能从网上买到正版实体)。

国王KING——[皇帝]The Emperor+小阿卡纳King——帅/将

皇后QUEEN——[女皇]The Empress+小阿卡纳Queen——仕/士

主教BISHOP——[教皇]The Hierophant——相/象

战车ROOK——[战车]The Chariot——伡/车(俥/車)

骑士KNIGHT——小阿卡纳Knight——傌/马

禁卫军PAWN——小阿卡纳Page——兵/卒

x——[隐者]The Hermit—— 炮/砲

为啥炮是隐者?请看下面塔罗牌对应表

“河南开封出土的北宋铜质棋子,“士”的图案为身穿戎装的女子,和西洋棋里的皇后性别一样。”

可以发现象棋是两军之战,国际象棋是两国之战,塔罗牌国王变皇帝,越吹越高。

最后,总结一下故事中以及提到的塔罗牌以及我认为的对应关系,名称与意象或许都来自韦特塔罗,陷于才疏学浅,不确定是否符合其他塔罗牌,因此序号与名称沿用韦特塔罗。

[0]愚者(The Fool,0)-反抗天理与深渊,反抗一切却又陷于世界内力量的同盟——小丑牌Joker——意大利定型喜剧Commedia dell'arte——耶稣与十二使徒——愚人众 Fatui

[1]魔术师(The Magician,I)——白垩之子——人造人炼金术师——[原初之人]阿贝多

[2]女祭司(The High Priestess,II)

[3]女皇(The Empress,III)——风之心=皇后Queen=仕/士——杯装之诗——千风中的一缕——歌仙——自由——[风神]巴巴托斯 Barbatos

[4]皇帝(The Emperor,IV)——雷之心=国王King=帅/将——雷电将军———永恒——[雷神]巴尔 Baal

[5]教皇(The Hierophant,or the Pope,V)——草之心=主教Bishop=相/象 ——小吉祥草王——智慧——[草神]

[6]恋人(The Lovers,VI)——冰之心=禁卫军Pawn=兵/卒——冰之女皇——爱——[冰神]

[7]战车(The Chariot,VII)——火之心=战车Rook=伡/车 ——战争——[火神]

[8]正义(Justice,XI)——水之心=骑士Knight=傌/马——正义——[水神]

[9]隐者(The Hermit,IX)——岩之心=炮/砲 ——尘世闲游——荒地生星——岩王帝君——契约——[岩神]摩拉克斯 Morax

[10]命运之轮(The Wheel of Fortune,X)———[漩涡之魔神]奥赛尔 Osial——[机械降神]命运的织机 Loom of Fate——天理 Destiny

[11]力量(Strength,VIII)

[12]倒吊人(The Hanged Man,XII)

[13]死神(Death,XIII)

[14]节制(Temperance,XIV)

[15]恶魔(The Devil ,XV)

[16]塔(The Tower,XVI)——高塔孤王——[龙卷=烈风之魔神]迭卡拉庇安 Decarabian

[17]星星(The Star,XVII)———星辰 Stars——虚假之天=虚假的星辰/真实的深渊——[天空岛侧/地下侧]天空岛 Celestia

[18]月亮(The Moon,XVIII)——三个月亮——赤月、白月、?

[19]太阳(The Sun,XIX)——黑日王朝——黑土——坎瑞亚——深渊 Abyss——虚假的深渊/真实的星辰——[深渊侧/地上侧]深渊教团 The Abyss Order

[20]审判(Judgement,XX)——被诅咒的黄金——蛇环座/世界蛇耶梦加得 Jormungand——拾枝者——[末光之剑]戴因斯雷布

[21]世界(The World,XXI)——提瓦特 Tyvat 方舟世界

[?]世界外的力量


以下进一步解释可能包含特大剧透,请谨慎阅读,图片基本搬自NGA,感谢NGA老哥。

温迪的本质[千风中一缕]出自他的传说任务第一章《若你困于无风之地》,钟离的本质[荒地生星/荒星]出自他的传说任务第二章《匪石》。

阿贝多的故事来自炼金术与创世神话,戴因的故事很大部分来自《金枝》与北欧神话。

对于力量/刚毅与正义这两张牌,哪张是8号,哪张是11号,历来有争议,我根据自己的审美,原把正义作为11号,但实际玩完填字游戏后,发现游戏中更可能把水神的牌[正义]算作8号,这样七神正好顺位,属于一个阵营,而冰神的[恋爱]正好在七张牌中心。

[隐者]的暗喻正好符合脱胎自象棋,但被国际象棋隐去的棋子炮/砲。

冰神的棋子是兵/卒,符合“走卒过河能杀将”,她是凡人成神,所以她原本比所有魔神都要爱人。

七神一个阵营,其实已经剧透了七神最终都会站在人类一边,会是旅行者的同伴,更有可能早就暗中联合在了一起,由最不要命的冰神出面,反抗天理与深渊。

隔着冰神,风神与岩神,雷神与水神,草神与火神,各自在两个极端,又殊途同归,因此隔着天理的[命运之轮],无论天空岛还是深渊教团,都是提瓦特人类与七神阵营的对头,如同象棋中的楚河汉界一般,人类势力与神明(两股,天空岛与深渊各是一股,互相称对方为魔)、恶魔势力,隔着天理泾渭分明。

另外我认为[女祭司]可能是归终,可能是温妮莎,可能是派蒙,可能性太多,[力量][倒吊人][死神][节制][恶魔]五张对应已经陨落的五位执政官,如果以后要粉墨登场,自然是“秽土转生”,会作为反派,所以在天理[命运之轮]的另一头,但因为游戏中太缺乏信息,暂且不填上去。

这个表最大的剧透,是可以发现,其实天理、天空岛并不是一回事,并且星辰(天空岛)、赤月、黑日(深渊教团)都是不同阵营,而在这些互称伪神的阵营外,还存在真正的[恶魔]。

天空岛、深渊教团作为一方势力可以被推翻、被消灭,星辰、深渊作为错误的世界观可以让人重新认识,甚至人类自可以适应自然重建天地,但天理直接就是[命运之轮],是这个世界的规律与法则,完全抽象的真理,是不可能被[世界]内的力量改变的,因此,只能是世界外的力量。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6-06,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