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己考上心仪的学校(梦见自己考上心仪的高中)

梦见自己考上心仪的学校(梦见自己考上心仪的高中)

文/李鸿 编辑/淑为 图片/网络

我好做梦,并不是自己一向胡思乱想,也不是自己神经衰弱,而是一种心理情结的释放和内在心境的展示。不管白日梦也好,昼日梦也罢,但凡能够做梦,做成梦,必是达观超脱,操心费神之人。

老话讲: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老祖宗总结的很精辟,很有生活意蕴,道出了真有好事托梦一说,彰显人民大众期待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

我做梦却不尽其然。天文地理,花草虫鱼,人情世故均为梦境来源。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心理宣泄,不假定框架,不囿于事理,自觉不自觉就能收获甜梦中的景致与韵味。

周公解梦我不知,病理梦幻我不懂,我不会梦游、癔症,也不会乌龙、八卦与猜想,我只知道健康的梦有春秋大梦,黄粱美梦还有童趣小梦。累了,倚在树上打个盹,趴在桌上困个觉,条件稍好坐在地上,挤在墙角旮旯就能梦游一番,更有甚者站着,骑着车就能睡着的也大有人在,笑死人没商量,任性在我,爱咋咋地,一副我行我素,悠哉悠哉样。当然现在生活时尚、前卫、富裕,衣食无忧,席梦思床,防震床,靠背床,落地床的出现,人们的休息条件大为改善,心境决定梦境,沉睡入梦也变得赶潮似的与时俱进,梦乡的情景一下子展现的潇潇洒洒,洋洋大观起来,梦中的情节更加跌宕起伏,扑朔迷离,鲜有血雨腥风的噩梦再现。

人食五谷杂粮,人间烟火,没有不做梦的,这是生活常识。关键是梦的境界,梦的追寻,梦的文化底蕴。人做梦一般不受人为控制,就像呼吸、心跳似的,只要不到死亡的临界点,这些自主的生理心理现象就不会泯灭,不会受到人们的思维控制,所以梦中尽可以万马奔腾,驰骋寰宇。

有人说梦是反的,也不见得。人活在世上,一贯追求、向往喜庆美好的祈盼与愿景,这是社会正能量的思想发挥与展示,无可厚非。而之所以噩梦说成美梦,坏事说成好事,反着说梦,无有精准由头,不足为据,只不过人们一心向善,搪塞敷衍,安抚慰藉,自欺欺人罢了。

为此我经常验证梦境,因为做梦在懵懵懂懂中是有思维意念的,只不过人之各异罢了。在冥冥之中,你会潜意识地感知到梦境的存在与延续。我做过婚庆愉悦之梦,梦见自己心仪的爱人向自己款款走来,温文尔雅,含情脉脉,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极具心有灵犀,喻亮情结,美美的幸福感溢于言表,不用看,梦中的表情绝对是眉开眼笑,喜不自禁状,憋不住还能在漆黑的夜晚美美的抿嘴笑上几声。做过的噩梦以前时常有,现在不大做到。我梦见自己在百米悬崖,只身一人,孤苦伶仃,被逼无奈的头下脚上跃下悬崖,嗖嗖凉风急驰耳郭,满是惊悚、无助、慌恐与哀怨,满脑子都是浆糊,任凭整个身躯做自由落体运动,秒间闪念等候命运的最终判决,其生不如死,阴阳两隔的凄惨之状难以言表,只等万事皆空,了却一生。做梦有时还呈现出另一种奇诞怪异状,实感胸闷气短,万千重量压于身,说不出话,喘不上气,心知肚明干着急,就是有千斤之力,浑身也使不上劲,那怎一个委屈,憋闷了得,真正叫得上什么才是苦不堪言,无力而为。当然梦境千变万化,形式多样,五彩缤纷,不拘一格,见棺材的,丢人的,捡钱的,吵闹的,喝药上吊的,哭天抹泪的,更有甚者还有骑着龙头遨游太空的,真正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难以穷尽,在此不多赘述。

梦无关风月,可圆可方,可长可短,可喜可叹。悲欢离合,嬉笑怒骂皆可入梦。梦无有好孬之分,优劣之别,无须天干地支,算卦占卜,纯粹是一种自觉不自觉的身心生理应激反应,是一种酣睡后的思维活跃心理亢奋的正常现象,就当我们人生阅历中的葱蒜姜末,茶余饭后的谈资说笑而已,不用无故揣测,无端臆想,果如此,实乃修身养性,善莫大焉。

做好梦,做美梦,再上升一个层次高度就是做出我们家国情怀的中国梦。如能梦醒时分付诸实际行动,那么梦想就是一种砥砺前行的不竭动力,就是一种愉悦身心的不二法宝,如此安好,实乃幸事一桩。

作者简介:

李鸿,男,大学文化,中共党员,山东菏泽曹县人,曾在潍坊部队,江苏无锡服役,工作多年,现为某单位行政部门经理,《三利轮胎报》主编,人力资源管理师,曾在中国文学,省市县报刊杂志发表诗文300多篇,著有《流年足痕》,《岁月留香》,《影报新解》文集三部,是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市县作家协会会员。

壹点号心梦文学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6-06,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