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塔罗师(塔罗师一年收入)

淘宝塔罗师(塔罗师一年收入)

这是“才人出”的第230篇文章

文 | 倪轶容

“真的不行吗?”隔着手机屏幕,曦元都能感受到女孩近乎哀求的口气。有那么一瞬间,她有点心软,但想了想,还是狠心拒绝了。

曦元是一位塔罗师,从业九年,算是相当资深的。到了她这个级别,并不是所有的客户都接。那些把塔罗牌当做救命稻草,心心念念只想让它“说”出自己想听的话的,曦元一般都会冷漠处之。可是,还是会出现女孩这样的客户,用近乎“纠缠”的方式,求她占卜。

女孩想问的,无非是感情问题,但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她每个星期都要算一次,要复合吗?还会分手吗?好像一个荷包蛋,翻过来又翻过去,糊焦的味道已扑鼻而来。

在曦元看来,女孩要做的,实在不是在占卜桌上,追问感情的下落,而是反省一下自己的心态和处事方式。她觉得塔罗师就像天气预报员,但带不带伞,最终还是人们自己决定的。

在她的冷漠中,有人情绪激动,有人愤而去找了别的塔罗师。但在消费着人们灵与肉的城市里,总有人带着新的欲望和困扰,不请自来。

看尽人间不易

塔罗牌最早的历史,据说可以追溯到古埃及。在西方,它逐渐演变成一种窥探人们命运走向的方式。有人对塔罗牌不屑一顾,将其斥之为“迷信”,但不可否认的是,当人们对自己命运的掌控力显得苍白时,总有那么一丝渴望通过所谓“神秘力量”,来改变自己处境的愿望。而在滋长欲望,却要和“不确定性”共生的城市里,这种愿望变得尤为尖锐。

大概十几年前起,塔罗在中国渐渐流行起来,塔罗师这一新兴职业,也应运而生。如今,在淘宝输入“塔罗师”,可以找到诸多不同的店铺和服务。

在曦元从业的九年间,问卜者的年龄从16岁横跨到70多岁。年少者问学业,问感情;中年人问家庭,问事业;老年人问健康,问生死。

这一年,经济不景气,曦元的客人里,出现了更多“有钱人”。令她意外的是,这些身处财富巅峰的人们,却有着最大的恐惧:害怕从高处跌落,害怕“一夜回到解放前”。

曦元

曾有一位房地产商,一定要曦元帮他看看转型之后做什么好;一位大公司高管,则在公司运营不佳的状态下,表露出了对合作伙伴深深的不信任……

此前,曦元也遇到过突然遭遇解雇的白领,和失败的创业者。和他们直抒胸臆的挫败感相比,这些“大佬”们的恐惧和困惑,都隐藏得更深。很多时候,他们甚至会竭力反驳,努力营造出一副强大的样子——但若真的强大,又怎么会在牌桌前,追问一个答案?

也有明星艺人,一上来就问,我参加那个演出,能收多少钱?但问得更多的,还是感情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无论多大牌的明星,遇到的问题,都和普通人相差无几;而他们倾述情感问题时的那种无助、焦虑和困惑的样子,恰如卸妆之后的那张脸——略带憔悴,却更真实。

塔罗师的代价

在知乎上,有人问,塔罗师的收入有多少?底下的回答五花八门,有一条回答称,朋友的店铺,10位塔罗师,一年可赚400万,纯利润300万。不过,更多的回答则表示,只有极少数塔罗师能赚这么多钱,这是一个鱼龙混杂,且商业气息浓厚的行业——在互联网时代,塔罗师自身的欲望也被无限放大。

这几年,随着塔罗越来越流行,圈子里也出现了不少低价,甚至免费的占卜,往往是叫人选一个数字,然后给出预测结果。而在微信的那一头,所谓的“塔罗师”做起了“量”的生意——通过简单的复制黏贴,短时间内就能帮很多人答疑解惑。曦元就听说过,曾有一个“塔罗师”,10分钟内帮200多个人做了占卜!对此,她非常愤怒,觉得扰乱了这个行业,但在赤裸裸的商业利益面前,人的心,变成了无底的黑洞。

每一年,塔罗师的行业都要经历一场洗牌,太多的人来了又走。那些号称帮助别人指点迷津的人们,最终自己也逃不过出局的命运。

曦元这样的资深塔罗师,已有了选择客人的权利,如今,她每天把占卜的数量严格控制在5人以内。和心理咨询师类似,塔罗师是个很费心力的工作,毕竟,只有遇到问题的人,才会前来。

有一段时间,曦元觉得自己每天都在接受负能量,这让她不堪其重。有人一上来就坦白自己的婚外恋,而曦元要强忍住从道德上谴责他/她的冲动;有人无穷无尽地倾诉“渣男”带来的伤害,听多了,甚至会对异性产生不信任感……就像是个厨师,一天到晚在炒菜,走出厨房,身上还是一股油烟味。

或许是看了太多人世间的狗血剧情,或许是出于自我保护的心理,曦元一度成了一个“不近人情”之人。那段时间,她喜欢穿棉麻质地的长裙,不化妆,又黑又长的直发及腰。这种波澜不惊,不悲不喜的样子,让身边的朋友都惊恐于她下一秒是否就要羽化登仙。而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是塔罗师的代价——为了看清别人的欲望,在过分的冷静中,她和自己的欲望走散了。

这种无欲无求的状态,却并不让人舒服。那段时间,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曦元激动,别人兴致勃勃地追剧、买盲盒,在分手之后痛哭流涕,她却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孤独到甚至感觉不到“孤独”的存在。

在曦元看来,这并不是人生该有的样子。限制人数,不让自己的生活被塔罗填满,是第一步。随后,她还尝试过蹦极、跳伞等活动,甚至去学着开了一把直升飞机。当身体呼啸着从半空中跌落或者上升时,在本能的恐惧和激动中,她一点点找回了那个有着七情六欲的自己。

如今的曦元,是妻子,是母亲,她有着和凡人无异的烦恼,但这些身份的叠加,比之前单一的“塔罗师”要丰富太多。之前,曦元觉得塔罗是一种修行,它让人客观沉着,不带偏见。现在她却觉得,带着烟火味的尘世生活,才是真正的修行——就像罗曼·罗兰曾说过的:“这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了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它。”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6-06,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