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梦到老家房子闹鬼(梦见从小住的老宅有鬼)

经常梦到老家房子闹鬼(梦见从小住的老宅有鬼)

所有人都做过梦,梦是什么,梦是记忆碎片,是现实的镜像,光怪陆离,能使人畏惧,令人向往。

我们收集梦,以语言勾勒梦境的碎片,描绘梦中的神秘。

无论痛苦,磨难,喜乐……

镜子,一直都映照着一切。

1 女孩

有个女孩死了。

这是我们得到的消息,再然后,我们就到了一个宛如迷宫一般的房子中。

巨大如宫殿的房子,地板上铺着华丽的毯子,她跪在巨大的正中央,蜷缩着,穿着白裙子,头发披散,背对着我们,我们站在房间门口远远的看着她,她光洁的背上有如八音孔一般的洞,每个洞深不见底,仿若有风声在其中。

Uid53928

她是怎么死的呢?

他说,这里很奇怪,半夜有风声,和呜咽声,有人喝酒的声音。

这声音是从哪里来?而她已经死去了。我们开始找,我看见门后掩藏着一件东西,打开后,是一件巨大的八音孔,像甲骨一般,每个孔中似乎有着风声。

我往里面吹气,传出远古一般的呜咽之声。

第一个迷解开了。

我们到了一个狭小的房间里,桌子上堆满了食物,我看不到他们的脸,我只看见一人,我的弟弟,糖烫到了嘴,他忙拿起水来喝,小口的啄着,像是在喝酒一般。

第二个迷解开了,夜半酒声。

我醒了,房子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个巨大的宫殿。

队长猛地一拍我,大喊,她来了快跑!

我转头,看见她披散着头发,朝我冲来,我拼命地跑,跑进来巨大的房间,地上是华丽的毛毯,墙上有着繁琐的花纹,巨大的绒金色窗帘垂落,唯留一丝光线,有如阴云蔽日一般。

我跑着,回头,她已经到了面前,我看不清她的脸,她扑了上来。

她是悲伤的,哭嚎的。

她是怎么死的呢?

事情结束之后,队长带我来到一个房间,中央的床上躺着一个四肢扭曲的女人,她蜡黄的脸似乎看着我。

他说,下一个案子开始了。

梦境者自述

超现实主义画作

我时常感受到了分裂,这种分裂并不来源于外界,而是源自内心,时常痛哭与亢奋,一切就仿佛盛开着巨大的光影泡沫,世界恍惚而真实,这也造就了我叙述梦境的时候,语言充满了逻辑上的断层,这与我在梦中的感受十分的相似,所有的梦就像是碎片一般,生涩的连接在一起。

或许我还应该讲述一下我的经历,我能够记得最为清楚的事情莫过于昏暗空洞的客厅,我的母亲模糊着脸庞,周边是无边无际的沉默。

黄昏没有它的绚烂,唯有建筑物落下的阴影,时间很慢,慢到从一开始到结束似乎一切都存在于这昏暗的客厅里。

在昏暗之中,我没有说话,我没有嘴,没有呼吸,唯有一双眼睛,看着书桌上在昏暗中的课本,还有那歪歪扭扭的字,终于,我似乎说了一句话,我感觉到孤独。

我是一个独生女,我幻想中的弟弟在计划生育的大潮流中死去,就像一朵还未盛开的花苞,我出生,一直到小学四年级,没有父亲的记忆,父亲的脸像是木偶一般光滑,模糊在记忆之中,9年的时光中,前五年我不曾拥有过那时的记忆,后四年从未同父亲长时间的生活。

他一直以来都是模糊的,但我却真实地有着父亲,我的童年时常在独处之中度过,房子并不大,在经历过了白日学校伙伴的欢闹之后,我总是一个人不可避免的进入昏暗和孤独的国度。

母亲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时常出差,我常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在每一个暴风雨来临的昏暗之中,看见空空荡荡的街道上一个个高顶白帽的人,沉默而孤独。

它形成了我的壁垒,一直伴随我到现在,我害怕孤独,却不由自主的进入孤独的国度。

梦成了我的世界,在高中时代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时常感受到恍惚,触碰梦和现实之间无形的薄膜,咬舌尖,通常是我警醒自己的方式。

伴随着梦的呓语,我将梦记录下来,它们每一个都饱含着我童年的孤独,像屋檐上落下的雨,像幼儿园前孤独瘦小的我。

这一个梦是我距离高考前夕产生的梦境,我梦到女孩的哭泣,感受到了深深的孤独,我并不害怕,通常我的梦都饱含着血腥与诡异,但其中蕴含着光影中空荡的孤独。

安德鲁·怀斯

长时间收录梦境的故事,我们等待你,等待你的梦境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5-14,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