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宫七十六签解签(观音灵签44签解签)

太清宫七十六签解签(观音灵签44签解签)

传说中的崂山狐仙

文/杨昌群(若风)

崂山有“海上名山第一”“神仙窟宅”等雅称,崂山巨峰俗称崂顶,海拔1132.75米,是中国大陆海岸线上的最高山峰,周围群峰耸立,形态各异,多有巧夺天工之惊奇。崂山古有“九宫八观七十二庵”,为“全真天下第二丛林”,张廉夫、刘若拙、丘处机、张三丰、蒲松龄等名士在崂山留下多处足迹和诗文。崂山地区有狐仙崇拜传统,大小山神庙里,供奉“胡三太爷”,也称狐三太爷,并设多处仙府,是崂山民俗文化的传承之一。有关崂山狐仙的故事,在民间多有传闻,笔者根据有关资料和登山经历,对崂山狐仙文化加以蠡测,不妥之处,请多加海涵、批评和补充,非常感谢!

一、起

狐仙,又名狐妖、狐精,大约宋元以后俗称为狐狸精。传说大禹三十岁那年,在涂山遇到涂山氏之女,两厢情悦,结为夫妻。涂山氏首领皋陶,是大禹治水的有力支持者。上古神话传说中,夏族的始祖神为涂山氏,涂山氏的崇拜图腾是九尾狐,传说大禹之妻是九尾白狐化身,生下了启,启创立了中国第一个王朝——夏。

《山海经》:“有青丘之国,有狐,九尾,德至乃来。”

《周易·未济》:“亨,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

《诗经》中的《有狐》:“有狐绥绥,在彼淇梁。”

《礼记·檀弓上》:“狐死正丘首,仁也。”

《尹文子》记载狐假虎威的故事,狐言惑虎,小菜一碟。

《史记·陈涉世家》记载吴广学狐鸣的故事,足见秦朝民间狐神崇拜的情况。

《焦氏易林》的《睽》之《升》:“老狐屈尾,东西为鬼,病我长女,哭涕拙指。”《萃》之《既济》:“老狐多态,行为蛊怪,惊我主母,终无疚悔。”

《说文解字》:“狐,祅兽也,鬼所乘之,有三德,其色中和,小前大后,死后丘首。”

关于狐的形象,至少在西汉以前,在民间已有相当的传说和记载。传说中的图腾狐神,现实生活中的狐狸,幻变人形的狐精,狐的世界开始丰富起来。

至魏晋六朝,狐的形象开始转变。干宝《搜神记》中,多言老狐、老狸化为人形作怪的故事,狐为狐,狸为狸,未见狐狸一词。现在看来狐是犬科,狸是猫科,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动物,两者相似处是都捉老鼠,古代有城狐社鼠之说,狸是山猫、野猫,和鼠的关系自不必多言。陶渊明《搜神后记》中,只有几则狐精故事,而没有狸精了。连郭璞也认为狐妖实有,可见当时文人大多喜谈狐狸。

唐朝张鹫《朝野佥载》:“唐初以来,百姓多事狐神,房中祭祀以乞恩,食饮与人同之,事者非一主。当时有谚曰:‘无狐魅,不成村。’”

唐朝段成式的《酉阳杂俎》,是一部上承六朝,下启宋、明、清初志怪小说的重要著作,全书20卷,续集10卷,所记分类编录,一部分内容属志怪传奇类,另一部分记录各地与异域的珍奇异物。有一篇讲到狐媚:“骆宾王为徐敬业作檄,极数则天过恶,则天览及‘峨眉不肯让人’、‘狐媚偏能惑主’,微笑而已,至‘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不悦曰,‘宰相何得失如此人。’”女人狐媚,微笑而已。

宋朝《太平广记》引郭璞《玄中记》:“狐五十岁,能变代为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或为丈夫与女人交接。能知千里外事,善蛊惑,使人迷惑失智。千岁则与天通,为天狐。”《太平广记》是一部大书,12位作者奉宋太宗之命编纂,全书500卷,狐精的故事有9卷,以志怪小说为多,可说是宋朝以前的小说总选集。洪迈的《容斋随笔》,也言及狐精故事。

明、清初志怪小说,狐精、狐仙故事蔚为壮观,《三遂平妖传》、《封神演义》多言狐事,至清初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包罗万象,缠绵悱恻,狐仙故事达到巅峰。狐神浇漓,穿越丛林,念书修道,化为人形,亦正亦邪,来到人间矣。《聊斋志异》之后,纪昀《阅微草堂笔记》,记有狐故事200余则,鲁迅先生评说:“故凡测鬼神之情状,发人间之幽微,托狐鬼以抒己见者,隽思妙语,时足解颐。”

二、承

蒲松龄,字留仙,一字剑臣,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自称异史氏,山东淄川蒲家庄人,生于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逝于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一生热衷科举,却始终不得志,71岁时才破例补为贡生。他毕生精力完成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共8卷491篇约40万字,故事多采用民间传说和野史轶闻,将花狐鬼魅和幽冥世界的事物人格化,情节幻异跌宕,文笔简练通达,结构井然有序,被誉为世界短篇小说之王。

蒲松龄在1672年4月游览过崂山,住太清宫,后来写了名篇《崂山道士》《香玉》。蒲松龄对狐仙情有独钟,为什么没写过崂山的狐仙呢,这似乎是一个谜。当时崂山盛拜狐仙,有一个传奇人物胡峄阳,人称胡三太爷,也称狐三太爷,与崂山狐仙有很神秘的关系。

胡峄阳,名良相,字峄阳,青岛城阳流亭人,约生于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逝于清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终生不做官,以教书授徒为业。胡峄阳生有异禀,精研《周易》,与崂山百福庵蒋清山道长相交甚密。著有《易象授蒙》《易经征实》《解指蒙图说》《柳溪碎语》《寒夜集》等,现仅有《易象授蒙》和《柳溪碎语》,喜爱山水,常游崂山,多住狐仙山洞,亦儒亦仙,是为易学大家。

蒋清山,字云石,又名蒋迪南,号烟霞散人,江南人。蒋清山修真养性,行谊高洁,士大夫皆雅重之,与理学名儒胡峄阳是契友,与隐居崂山的莱阳名士孙笃先为至交。蒋清山酷爱书籍,于百福庵中藏有大量经典书籍,时称“蒋迪南书院”。

据说蒋道长与蒲松龄相识,蒲松龄是否略晓胡峄阳的传奇轶事,也未详知。但知一理学名儒,游崂山而常住狐仙山洞,一住就是几天,不得而解。传说胡峄阳常住的寂光洞旁,在胡先生逝后,有了一个狐狸的坟墓。我想,这一定是个崂山狐狸,狐仙乎,狐精乎,狐神乎,也未详知。但凡每年的正月初八,说是狐仙生日,山民多拜之,以求祥瑞。

胡峄阳学贯儒、道、释,留下的奇闻逸事甚多。清《胶州志》载:灵山东南海中有鼓子洋,有人在此遇一驾舟老人,芒履道服,貌甚古,云“即墨有道学先生胡峄阳,为吾通一问讯。”该人归后对胡面陈此事,胡抚然曰:“此三国时徐庶也,隐居鼓子洋久矣!”清黄肇鄂《崂山续志》云:乾隆戍午冬,海上渔者数人,至流亭访胡映黎。映黎者,光乙名也(峄阳子),渔者曰:“日下海遇风,筏随浪去,一昼夜不知几千里。忽抵一岛,岛中百花盛开,暖如春;有洞穴,无室庐,一石平如砥方丈余,晒丹枣满之。枣大如鸡卵,有老人坐其旁,貌甚清古。与之语不答;告以饥,人与一枣,食之腹果然。既曰:“东南风起矣,可速去。”叩问姓名,老人曰:“识流亭否?”曰:“知之。”老人曰:“吾故里也。归语胡映黎,好为人,若翁在仙岛甚乐”老人说自己是流亭人,并让渔人回去后转告其子“好为人,若翁在仙岛甚乐。”众乘风返棹,翌日抵家,不觉饥也。三日后,至流亭。时先生殁四十年矣,众骇然,拜木主而去。殆所谓仙风欤。

既有仙风道骨,又有洞穴,而无室庐,也是奇哉。另有传说,胡峄阳多次预知洪水,但不明言,只由细心人旁观体会。《搜神记》有篇故事:“董仲舒下帷讲诵,有客来诣。舒知其非常。客又云:‘欲雨。’舒戏之曰:‘巢居知风,穴居知雨,卿非狐狸,则是鼹鼠。’客遂化为老狸。”古人以为狐、狸同属,胡峄阳熟知雨情,喜住洞穴,当对狐仙之道深解。

三、转

胡峄阳有句名言至今被人传诵:“大难不难,大艰不艰,千难万难,莫离崂山。”崂山风骨,地接海陆,主峰崂顶也称巨峰,为中国大陆18000公里海岸线上的最高峰,方圆面积400多平方公里,群峰幽谷,奇花异草,天池冰臼,山高水长。更有古冰川遗迹遍布,花岗岩石穿土入海,巍然屹立,通达海陆,似有连山归藏之磁力,山海奇观,神峻灵秀。

今年8月7日上午,据说60年不遇的九号台风梅花,可能在青岛沿海登陆,那天上午10点多,我攀上海拔710多米的大流顶主峰,只见狂风呼号,乌云翻滚,浓雾飞奔,雨滴如珠,梅花前锋在大流顶、鸡石山、会仙山、天茶顶一线被阻拦,后有崂顶雄峙。一面是丛林涛声漫天而动,一面却了无风潮只有浓雾细雨,当时感觉,崂山群峰确有神奇之处。而且大流顶几处大小冰臼,都储满了清水,也不知那些清水是怎么来的。我想,可能这是崂山山神内有的水势吧。后来,梅花台风骤然减弱,也不知转到哪里去了。此一奇也。

两年前的正月间,雪映山林,我随竹竿队众山友野爬,至天地官财石途中我带队,见雪地中有一段兽蹄印迹,有几十米远,不知所来,不知所归,突然就消失了。有山友说,可能崂山有一种会飞的走兽,偶然把脚印留下一段。又有山友说,可能有会跳跃的大兽,走一段雪地又跳走了。我有疑惑,无从得解,只拍了几张兽迹的照片。

大队人马在眺望天官石前野餐后下山,我与尚志辞别大队,踏雪穿林,欲想往天官石方向探路。绕来绕去良久,至一露天山洞,怕迷路,留写“洞天”两字。再上行,至山梁阔处。尚志惊呼,好像有个人从松树上跳下来,把树枝都刮断了。我走上前去一看,啥也没有。我笑说,可能是个大山猫吧。当时心里也后怕,要不是个人,难道是别的啥吗。我对尚志说,别探路了,今天蹊跷,赶紧下山。不想走着走着,不见了尚志。大呼。尚志回应,我赶上去看到尚志,大喊,走错了,赶紧从这边下山。当时我觉得,他似乎被那个山猫啥的引去相反方向了。那时我还没想到狐仙啥的,这时想来,也许那可能是传说中的崂山狐仙吧。

听崂山山民说,崂山中有的狐狸确实能迷惑人,它们口有狐香,单人活动时闻之则迷,宛若梦游一般,待所迷之人昏睡时,狐狸会以嘴舌添人面颊,吸吮被迷人的唾液。被迷途中,要是有个沟崖深谷的一跌,那就惨了。当然这样的狐狸未幻人形,只以气味相诱,多人在白天结伴行走,还是安全的。

前几天周六爬山,适逢啤酒节第一天,我们在蝴蝶泉河谷午餐,品酒,品茶。听队友罗汉大哥说,前年冬天,他办了年卡独自上崂顶。那天只有他一个人乘旅游车到天地淳和,然后独自上山。良久,后面有一老汉追来。老汉说他76岁了,从台东骑自行车到天地淳和,老汉说一定到崂顶拍张照片,回去向小崽子们证明老爷子上崂顶了。那天罗汉大哥未带饭,以为景区有卖的,不想崂顶景区根本没有卖东西的,前后只有他和老汉。他问老汉带吃的没有。老汉从尼龙绸包内拿出四个很小的面饼说,只能给他一个吃,因为老汉还要从天地淳和骑自行车回台东。

后来,老汉和他到灵旗峰后独自返回,他一人去了丹炉峰、杜鹃坡,之后开始腿痛,返回天地淳和时天色已黑,旅游车没有了,他按年卡上的电话打去,山下专派一辆车将他接下山去。随后猜想,那老汉确实神奇,人乎,仙乎,幻形乎,不得而知。

若说崂山狐狸,一次我从崂顶下山,下午经砖塔岭旧村时,确实见过一只白毛狐狸,只是白狐从我眼前一晃,我想拿相机拍照时,白狐不见了。民间谈到狐仙,有“千年黑,万年白”之说。我想崂山已是神奇,千年万年的,狐啊仙的,也许是一种隐喻吧。若说崂山狐仙,可能早已修化为人,或放浪于市井,或混迹在山友之间了吧。

四、合

中国古代有月神崇拜,春季祭日,秋季祭月,古人对月亮的崇拜,最早记载见于《尚书·尧典》,《太平广记》中有群仙拜月的故事,元朝大戏剧家关汉卿写过一出《拜月亭》的剧本。

同样,古时候也有狐狸拜月之说,《酉阳杂俎》写:“旧说:野狐名阿紫,夜击尾火出;将为怪,必戴髑髅拜北斗,髑髅不坠,则化为人。”冯梦龙借鉴狐变人的说法,在《平妖传》第三回中增设了“拜月”仪式,特别点明狐拜月是在九月初八。

《聊斋志异》记载:“有狐在月下,昂首望天际,气一呼,有丸自口中出,直上入月中,一吸,辄复落,以口承之,则又呼之,如是不已。”似在拜月,似在修炼,小说气息浓郁。

钱钟书《管锥编》写:“唐时有一俗说,后世无传,余读唐诗得之。(引诗略)然则狐仙拜月,多不在中秋矣。”传说,胡峄阳的生日是正月初八,狐仙的生日农是正月初八,佛诞日是四月初八,王洛宾写过一首民歌《半个月亮爬上来》。农历初八,正好有半个月亮,看来狐仙所拜,是在月半之夜。狐仙,介于人和兽之间,与人相比,同有动物的属性,同有感情的升华,一个月亮,你拜十五,我拜初八,上弦月月半趋圆,月亮朔望,自然而然。

有人说,崂山文化也是狐仙文化,感觉有一定道理。狐者狐也,人者人也,仙神鬼道者仙神鬼道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崂山神秀无奇不有,东海丛林,竟无归乎。只是,物心观点业已稳存,神秘猜测或有动念,因诗情乎,因文学乎,因狐仙千娇百媚乎,细微之处难说了。

若有狐仙,或者若有狐仙之隐念幻觉,时代在变化发展中,工业文明至信息网络文明,狐仙能无变化适应乎。若有狐仙,当然也必定已进入信息网络文明了。传说胡峄阳在三百多年前,见村民点蜡烛感言,将来都要倒过来,匪夷所思,可能是真也可能是托说。时间是人类最主要的线索,历史也是,现在也是,未来也是,未来之来,时间而已,什么不是呢。

传说中的崂山狐仙,是怎样的,传说中的胡三太爷,又是如何。我想,胡三太爷可能就是狐仙,他是狐仙中出类拔萃的儒者,他有一个红颜知己的狐仙,红颜知己随他而来,又随他而去。甚至,胡峄阳和4000年前的大禹一样,或显或隐,都做过狐仙家族的上门女婿。大禹治水创造了历史,他的老婆来自一个崇拜狐仙的部落,禹是禹。胡峄阳神游崂山,留下与红颜狐仙的千古佳话,胡是胡。蒲松龄与胡峄阳,是狐仙文化的两座高峰。蒲松龄在文学,搦笔生花,胡峄阳在易学,身体力行,蒲松龄在齐鲁之野,胡峄阳在崂山之巅。

古人云,万物有灵。历经千百万年,灵有变乎有无变乎,有也无也。窃以为,物种流延,或有掺杂,多少而已,显则显之,隐则隐之,不一而论。理性原则是理性原则,神秘观念是神秘观念。胡峄阳以理学大儒起发,又融入狐仙传奇,山川地理,海陆对接,亦儒亦仙,亦释亦道,感叹之。

野爬崂山多年,遇物则物,遇心则心,怎想物已止而心漫动,物心之间隙,情何以堪。莫非于山野行走,沾染了狐仙遗留的异香,莫非在市井逗留,又被幻形的狐仙相诱。好在这只是一个传说,传说之后是诗意的遗忘。

狐仙文化,是中华隐形文化和民间崇拜中的重要部分,民间信仰之善美,道德出入之基本。狐之仙之,人之物之,凡者随波,俗者逐流,灵神无端,仙形万象,大道无形而殊途同归。

2011/08/16 于青岛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5-14,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