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面相的人有官相(真正的大官面相)

什么面相的人有官相(真正的大官面相)

当年电影巜战船台》宣传海报

我的少年时代正赶上“十年文革”文化荒漠时期,除了《红灯记》等样板戏外,看过的电影戏剧很少,但有一部名叫《战船台》的电影却让我记忆深刻。那是一部七十年代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带有鲜明的“文革”色彩,其主要内容是讲述船厂工人阶级如何在党的领导下战胜敌特破坏造出万吨巨轮的故事。这样一部宣扬“以阶级斗争为纲”政治性极强的电影,之所以让我至今不忘,不是因为其内容好坏或艺术性高低,而是因为老家发生的一件离奇案件与此有关。


七十年代中期,生产队购买了一部柴油抽水机。这对于过去全靠木制水车抽水种稻的农民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事。但柴油抽水机是个新生事物,没人会开,再加之当时文化人少,一时还真找不到合适的柴油机手。于是当时的生产队会计曹志学便自告奋勇开起柴油机来,这样身兼会计和柴油机手两职从此很少下地干活,即使不用柴油机抽水也会借口柴油机坏了,躲进荫凉地里装模作样地修理机器。天长日久,不仅惹得广大贫下中农眼红,连生产队长“长腿”也是一肚子意见。最后终于找个借口,让我大哥当上柴油机手替换下了曹志学。


生产队集体插秧的场面

记得是那一年的四五月份,正赶上队里抢插麦茬秧的大忙时节。头天晚上收工时柴油机还在正常抽水,没想到第二天早上麦茬地已经犁好黑鸦鸦地躺一大片,急等灌水时却怎么也摇不响柴油机了。刚当上柴油机手的大哥急忙向“长腿”队长报告,“长腿”队长不敢怠慢,连忙请来大队专门负责修理柴油机的杜师傅,杜师傅检查修理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原因,安排十几个小伙子轮换着摇,最后摇的柴油机直冒黑烟甩脱了飞轮。没有办法,杜师傅只好把柴油机“大卸八块”,零件用柴油一件件清洗,最后终于找到了柴油机无法启动的原因;原来是油泵的泵油孔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掏出来一看,出乎人们的意料,堵住泵油孔的不是什么泥沙之类,而是人们炒菜做饭时常用的大颗粒食盐。这让全队的人都大吃一惊,食盐怎么会跑到柴油机的油泵里?这明显是有人故意塞的。当时人们的阶级斗争意识很强,立即意识到这是阶级敌人在搞破坏。生产队迅速汇报到大队,大队迅速汇报到公社,公社迅速汇报到县革委,案件迅速被定性为“破坏农业学大寨”大案。县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当天就进驻到我们生产队开始调查破案。


老家地处偏僻,很少来过公家人,更不要说公安干警。当公安人员骑着偏三轮摩托停靠在打谷场上,我们这些刚好放学回家的半大孩子便一哄而上,不顾民兵排长的驱赶,争抢着围观这件稀罕物件。专案组对此案高度重视,一家一家走访,大人被逐个叫去谈话。那几天,社员们只要聚在一起,议论的都是这个话题。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很多人都心知肚明,认为十有八九是曹志学。


农村用柴油机抽水浇灌稻田

几天后,大家的猜测得到证实。那天中午放学后,我一进家门就发现气氛不对,还没进堂屋就被母亲一把拽进厨屋,原来是公安人员正在我家“堂屋”审讯曹世友。当时我家住的是三间土坯房,进了大门中间一间是用来招待客人的正房,老家人称之为“堂屋”,两边用黍秸编成笆子再糊上泥巴各隔出一间作为睡觉的卧室。小孩好奇心重,我借口放书包溜进西卧室撩起门帘偷偷看稀罕。老家风俗,北边为上,北墙上过去常常贴着“天地君亲师”的牌位,文革破“四旧”,统统换成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画像。北墙下边是泥巴供桌,供桌前摆放着一张木制大方桌,放着一把手枪和公文包。两名公安人员穿着白色公安制服端坐在方桌北边“上席”上,东西两边各陪坐一名可能是公社或大队干部,曹世友耷拉着脑袋踡坐在西南角门旮旯的小木椅上。公安人员先是面无表情的询问了姓名、住址后,突然抓起方桌上的手枪,啪的一拍,厉声呵到:“曹志学,知道找你干什么吗?”惊呵之下,曹志学浑身哆嗦“扑嗵”跪倒在地上,连声哭喊:“我有罪!我有罪!我破坏农业学大寨!”,随后便一五一十详细交代了自己因为柴油机手被调换心怀不满故意往油泵孔里塞盐搞破坏的过程。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当公安人员问他是怎么想起往油泵里塞盐时,他竟然回答道是因为看了电影《战船台》,跟着电影里特务学的。这个回答不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更是让人不可思议、啼笑皆非。


《战船台》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让我终生不忘,不仅是因为其引发了往柴油机里塞盐这样一个破坏“农业学大寨”的离奇案件,更重要的是这个离奇案件还牵涉到影响我一生的一件事。


水稻丰收在望

案件侦破以后,曹志学作为“破坏农业学大寨”的坏分子,先暂由生产队监管,等待处理结果。那几天,曹志学是见人就下跪哭求,甚至偷跑去找到大队、公社干部嗑头哀求,最终,可能考虑到毕竟是小队干部,决定不再逮捕判刑,定性为“坏分子”,交由群众批斗监管。小队会计自然是干不成了,那谁来干这个会计呢?当时有文化的人少,扒拉来扒拉去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到合适人选。当时驻队大队干部派起来和我家有点远亲,我们应该叫他“表舅”。他找到我父亲动员让我退学回来当小队会计。这在当时看绝对是件好事!那时还没有恢复高考制度,即使读到初、高中毕业,照样回来下田干活。小队会计要记工、算账,虽然也要干活,但毕竟时间短,干的大多也是轻省活。再说手中还有点小权。父母很是动心,劝我退学回来接任小队会计。那个时候我正上初中,读书正在兴头上,死活不想回来,但一时又找不出理由拒绝。恍惚间如有神助,竟想起父亲送我上学时曾讲过,小时看相说我有官相:三十岁能当公社干部,四十岁能当县里干部。我便以此为理由拒绝退学,还别说父母竟然被我说服不再强逼。这才让我后来有机会考上大学参加工作。如果当初回去当个小队会计,今天我的人生可能是另一番景象。

(文字系原创,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即删)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6-06,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