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亡父(女儿梦见已故的父亲)

梦见亡父(女儿梦见已故的父亲)

昨晚梦见了父亲,一如他生前的样子,坐在沙发上,慈爱的目光,随着我的身影移动。

爸爸,你在天堂里还好吧!儿子真的很想您!

在我看来您是最慈爱的。或许是因为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吧,对我的娇惯是有的,记忆力里从没有挨过您的拳头。但您严厉的目光和严肃的教诲,却足以让儿时的,淘气的我悔过和惭愧。我怎么能忘记,小时候您背着发烧的我一路小跑,奔向医院的情形,那夜的雨下的真大,您用雨衣将我裹得严严实实的,可您却浑身湿透。您缺失的那两颗门牙,也是我撞掉的:你在给儿时的我把尿的时候,我的头突然一挺,于是我不经意间惹了祸。可您却并不在意,只作为饭后的笑谈,似乎在讲别人的故事。爸,对不起啊... ...。

我清楚的记得,有一次,我不小心打破了家里的相框玻璃,我意识到闯了大祸,中午躲在外面,不敢回家。您回来就找我,喊我的小名,我吓得跑开,你却追上我,像拎一只小鸡似得把我带回家,您却没有丝毫的责怪我,相反却给我吃您买给我的香蕉饼干。是的,爸,那饼干真的很香啊。

您是自强自立的,让我引以为荣的父亲。应该感谢爷爷富有远见的意志,让您去读伪满国高,你的一手漂亮的字,以及您的文才,是源自于哪时吗?毕业后,您才16岁,为了家庭,为了生计,凭着一口流利的日语,您被日资的阜新煤矿聘为一名书记员。您同情那些苦难的矿工同胞,常常力所能及的去接济和帮助他们。您也是聪明的,凭着一口流利的日语,任何时候不必排队就能买到车票的。

后来您参加了东北野战军,凭自己的能力升任至团作战参谋,参加了数不清的的战斗,从辽沈战役,淮海战役,一直打到海南岛,那时的您一定壮志在胸,豪情满怀吧。您常说,那时睡觉都是走着睡的... ...,我想象得到的。战争给您的纪念不仅仅是大大小小的军功章,还有嵌入您头脑中的弹片。您是幸运的,死神只是跟您擦肩而过罢了。在野战医院里,当时您喊着“把头垫高点,垫高点... ...” 大夫开玩笑说,再垫高你就坐下了,呵呵。

抗美援朝,是您参加的最后一次战争。您常常讲您的战友,那些血与火中的不平凡的经历,您总是念念不忘那个阿妈妮,吃力地从战壕里背着负伤的您下山的那个朝鲜大娘。

“美国飞机真是太猖狂了,飞机飞的极低,在地面上你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飞行员那狂傲的表情... ...” 有时您就愤愤的说。您生前在家里一直用叉子吃饭的,那是美国货,那场战争的纪念品。爸,我一直把它珍藏着呢。

您是勤劳手巧的父亲。为什么您不能遗传给我您那样的智慧呢?您的手多巧啊,没有专门学过钣金,您却能打造出精美的脸盆,水壶,甚至漂亮的文具盒。没有干过木匠,您却能造出漂亮的衣柜,沙发,衣箱和圆桌。您自己画图纸,丈量尺寸,制作相应的工具,利用业余时间乐此不疲的干呀干。小时候我特别喜欢蹲在一边看您干活,劳作中您专注的神态让我印象深刻。我想,那是您有意逃避无聊的政治运动,才把多余的经历精力用在这儿的吧。最难得的是,那时您还偷偷跟广播学英语,您的英语发音略带夸张,常常让人忍俊不禁。爸,您真的很逗,哈哈。

您是我永远敬爱的父亲。离休之后,您适应不了那闲散的生活吗?为什么病魔偏偏选中了您呢?在那个灰色的早晨,您艰难的坐起来,感觉腿脚发麻,使不上劲儿。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您得了脑血栓。我们的心情是多么沉重,而您却故作轻松:“嗨,不过是老年病嘛,没事嘛,啥也不耽误的。”,您说得多轻松啊。

然而,中风却一次比一次的严重,整十年啊,您遭受了怎样的痛苦啊,但丁的地域,也容不下您十年中所遭遇的痛苦吧。我忘不了您临终时的神态,总是望着病房的天花板,有时轻轻的叹息。那时您在想什么呢?六十九年的峥嵘岁月,你还有怎样的遗憾呢?我坐在床边守着您,您最后看了我一眼,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

我竟没有哭,心中已泪流不止 ... ...

如今我也成为了父亲,更深的体会到父爱的内涵,不经意间学会了宽容和慈爱。父爱不像母爱那样具体,那样面面俱到,那样容易被感知;父爱很深沉,也很博大,严厉中装满温情,如阳光般不能缺少,却也常被忽视。

爸,我爱您,永远爱您。但我真的很少在梦中见到您,昨晚我却梦见您了,可您什么也没说,您有话对儿子说么?

有时候我觉得人生很虚幻的,但是无论过去多少年,您的面容确真实而清晰,充满温情,永难忘记。

爸爸,您在天堂里好好安歇吧,相信人世间您所失去的一切,上帝终会在天堂里送还给您!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5-14,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