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把自己的眉毛刮光了是什么意思(梦见眉毛没了)

梦见把自己的眉毛刮光了是什么意思(梦见眉毛没了)

这是一个真事儿。因为涉及真人真事的隐私,我更换了一些场景。

整个事情过程,完全为真。

得有十来年了。


1


那时候,我在一家媒体上班。

有个很飒的女实习生,上楼梯都是咚咚咚一阵狂奔的那种,一笑起来可以看到雪白的后槽牙,我们都挺喜欢她的,刚刚大三,来我们单位实习,史湘云的性格,她在哪个房间,房间里温度都会骤然升高的人。

你们知道,我也很飒,所以我和她关系肯定很好。

这个很飒的小女生忽然有一段时间就蔫儿了。

我有一个礼拜没见到阿飒,忽然楼梯口碰到,她脸色蜡黄蜡黄的,两个黑眼圈儿,嘴唇都起皮儿了。

那肯定不对啊,我这么粗心的人都留意到了,就拉着她问:“怎么啦,生病了吗?”

她颧骨抽了抽,笑得比哭还难看:“没事儿。”

匆匆挣脱我的手就走了。

再接着几天,就算傻子都能看出来她那种火烧眉毛的焦虑,两道深深的皱痕,刻在这个才21岁的女生的眉间。

她在我隔壁办公室,但你知道的,那种楼隔音都不好。

有天晚上我在办公室加班写稿,听到她的声音,是歇斯底里的,如一匹撕裂的布帛:“你去!你去!你不去你就不是人!你现在就去!”

咣当一声,应该是电话撂了,重重地砸下去、撂了。

长长的啜泣,伴随着粗重的呼吸。

再接着,听到嘎嘎声,是拉推铝合金窗户的声音。

我听着不对,就窜过去,推开隔壁的门。

一看她把大半个冬天都没开过的窗扇都拉开了,寒风呼呼地往里窜,阿飒瘦得可怜的背影就站在窗户里,探头往下看。

我冲过去一把抱住她。

她挣扎了几下,不挣了,哇哇大哭。

哭着先说了第一句话是:“他,他要去某某台长那举报我……”

他?谁啊?

阿飒的男朋友。

也只能说前男友了。

因为阿飒和他分手了已经一年了。


2


阿飒虽然才上大三,但是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小武。

算是高中时期谈的恋爱。

高中时期嚒,分手率都是百分之九九的。

阿飒这个,就一直分不掉。

高中两个人的关系就被老师知道了,老师气得要命,把小武叫去骂:“你自己成绩不好,一看就是考不上大学的,你还要耽搁人家阿飒!”

小武就摸摸耳朵,嬉皮笑脸,站在那听着老师训,掉头还是那样。

阿飒原本是有机会考清北的。

但小武如水银泻地,渗透她所有的时间。

下课期间,坐在她桌子边谈天说地:

“阿飒你喝可乐。”

“阿飒,这是给你带的饼干。”

“阿飒,公园树上的桃子,刚红,我给你采的。”

在高中期间的恋爱,成本可以很低。

阿飒本来是学霸,小武的学渣气质,倒反而让她觉得受到吸引。

她一路从清北种子选手,年级前十名,滑落到年级二百名开外。

阿飒的父母去找小武的父母,请他们管束儿子,就算要恋爱,也等高考结束。

小武的父亲轻描淡写地说:“这孩子大了,心野了,我们也管不住啊。”

小武的母亲说:“别怪我话粗糙,这母狗不摇尾巴,公狗也不会上背,是不是?”

阿飒妈差点没气得当场心梗。

最后是她父母把她硬生生关起来在家里,不能上学,另外找人辅导,冲刺了两个月。

阿飒才考取了一本。

但传说中的学霸,已经星陨。

小武不出所料地没考取大学——三本都没录取。

阿飒父母都来不及松口气,因为小武也收拾起行李,离开家乡,直奔阿飒读书的城市。

号称打工,继续和阿飒恋爱,小武的父母也很“成全”儿子,夫妻俩也双双跟着儿子到了阿飒附近!


3


高中期间的懵懂关系,延续到了大学,渐渐不那么美好。

小武在高中生当中,他的小机灵小聪明小幽默,还是很打眼的。

但在大学校园里,幽默风趣的男生多了去了。

而且真的一比较,小武的伶俐,更像是油腔滑调。

阿飒进大学没多久就萌生了分手的想法。

可是,一提分手,小武就痛不欲生要死要活地给她看。

日常里,小武一家子也时不时叫阿飒去他们租的出租屋去吃饭:“一家人聚聚。”

吃饭时就给阿飒洗脑:

“女子嫌贫爱富是要不得的。”

“莫欺少年穷。”

“从校服到婚纱是最美好的爱情了。”

“你上哪再找这么一个爱你的人。”

“从高中一起走到现在,容易吗?”

阿飒第一次分手,小武在家不吃不喝躺着。

小武妈哭哭啼啼找到了学校。

阿飒第二次分手,小武抱着99朵玫瑰跑到了她宿舍底下,点蜡烛摆玫瑰,下跪,痛哭流涕。

周围人各种起哄,阿飒心一软。

最接近分手的一次,是有别的男生在追求阿飒。

那男生是很多女生心中的男神。

但他却独独对开朗活泼的阿飒上心,虽然知道她有个男友,还是各种迂回曲折地接近她。

阿飒自己也知道男神明显和自己更合适,芳心暗动。

不管有没有男神,她自己也觉得真的和小武走不下去了。

她再次提出分手。

小武这次没闹没下跪,反而摆出很成熟的样子说:“那就分手吧,以后你就把我当哥哥,我会一直对你好的。”

阿飒很惊讶。

能这么和平分手,是真没想到,她油然而生地内疚了好久。

还真的和小武没有断绝联系,还经常互相发发短信,聊聊天儿。

这是大二的事。


4


大三,阿飒到了实习单位,小武也还是经常给她发信息。

稍微让她不安的是,小武竟然也来了她实习的城市。

“我虽然不能成为你的爱人,但,我还是你的哥哥对不对。”小武如此说。

阿飒竟然信了。

直到最近,一桩意外才让她发现了猫腻。

之前不是有个男神追过阿飒吗?

男神确实是阿飒提分手的一个心理因素,算是意外助力。

但阿飒和小武分手后,阿飒和男神并没有走到一起。

阿飒也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男神很积极的态度,一下子就凉了。

原本总是在图书馆等她,帮她占座,在饭堂邂逅,和她一起默默面对面吃饭的,却忽然间无影无踪而且退避三舍了。

她也不明所以,也不好意思追问,这事儿就不了了之。

这次来实习,遇到了本校的师兄,师兄和她熟悉了以后,吞吞吐吐告诉她:“你知道吗,那谁(男神)一直很喜欢你,但是,被你男朋友吓到了。”

阿飒和小武提分手时,男神只是个若影若现的背景板。

阿飒只是有心动。并没有实质性进展。

但小武却精准地在学校找到了男神,把男神拉出去谈了谈。

小武说,他手里有阿飒的裸照。

他还说自己有阿飒的堕胎证明。

如果男神愿意接盘,他可以痛痛快快地转手。

不过,稍后要是在学校bbs上看到阿飒的某些不可告人的照片,那就不知道是谁干的了。

至于他自己以后在路上走,就得特别小心了,千万别去人少的黑地儿。

毕竟,治安不好,谁也不知道会遭啥事儿。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提醒你小心。”

男神是学霸,也是学生会干部,一掂量,属实没必要摊上这事儿。

立马转身就撤了。


5


阿飒震惊了。

她没有裸照在小武手里。也没有传说中的什么堕胎。

她更想不到小武能够这样兵不刃血地把潜在的竞争对手给赶跑。

她细细一回想,才想明白。

其实从高中开始,小武就是用这一套,在或明或暗地驱赶自己周围的任何潜在追求者,甚至潜在的女性朋友。

在小武的嘴里,这些人不是这儿不行,就是那儿不行,总之,都不能做朋友。

在出来实习之前,她连一个真正的女性朋友都没有。

只是到了男神这个人身上,小武做得更狠、更直接而已。

她因为对小武的信任,毫无保留的倾诉,其实都是在透露自己的新社会关系,而她透露出一点点的蛛丝马迹,比如男神的追求,她只是提了一嘴说最近老有一个帅哥在图书馆碰到,小武都能透过她新增的通讯录、未删除的短信记录,马上就找到了对方。

阿飒暴跳如雷。

打电话给小武,真的是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了。

“我这么信任你,你这样算计我!”

小武悠悠地说:“我是因为爱你,才这样的。我不用尽手段,你怎么会跟我呢?你感觉不出来,我才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吗?为你我可以做任何事!”

阿飒说:“我们再也不是朋友了。”

小武一点都不慌乱:“我们俩认识这么久了,你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吗?我今天就来你那,一会你从台里下楼来见我,跟我去开房。”

阿飒说:“呸,你做梦吧。”

小武说:“你不是想实习完了能够留在台里工作吗?呵呵,你忘记了我手里有什么?”

阿飒呆住了。


6


她刚到台里时,压力山大,小武就经常引导她吐槽。

阿飒自己又口无遮拦,私聊的时候,提起谁都带一句sb。

其实这也没啥,我们自己在台里,互相也骂对方sb,媒体人嘴都损,稿子被毙时,当面不骂,背后得骂一百声:主任傻逼。

有一次,我们一个管业务的女台长在大会上批评说:

新来的年轻人(们)没有创意,脑子就跟被阿米巴原虫吃了一样,特别蠢,蠢得令人肝肠寸断。

散会了,阿飒就和小武吐槽说:“台长这个碧池,今天把我们所有人都挂了。”

这就是背后嘴欠。也属于年轻气盛。

但,小武阴测测地把这句话在电话里又念了一遍,然后说:“一会我到了楼下,你给我下来,跟我走。不然,我就把你的qq聊天记录,拿给你们主任,你们台长看。”

阿飒惊呆了。

她真的想跳楼。

不只是她确实很想留在台里,更因为在实习的大半年中,她特别喜欢上了这个工作,也特别喜欢上了我们很飒的台长。

但是,因此去和小武开房?甚至重归于好?

她不愿意。

小武也不急,一点点折磨她。

你不给人?那给钱。

一次也要得不多,几百块。

当时的几百块,也是阿飒一个月的全部实习工资。

要来几百块,小武就在附近优哉游哉吃吃喝喝,没钱了,再来要一波。

最后阿飒真没钱了,他就让她出来开房。

阿飒不肯,他就在楼下打电话给她:“你要么马上下来,要么我上去。”


7


听完这段儿,我趴在窗户那,看了看楼下,还真看到一个人影儿,远远地在马路边溜达呢。

我掉头去叫了几个要好的男记者,撸起袖子就下楼去了。

没打。

就是揪了送公安了。

呵呵,可真别说,警察一出面儿,比啥都管用。

小武再也没有出现滋扰过阿飒。

骂台长碧池的典故,还是传开了。

有次在楼道里,台长遇到了阿飒,把她揪过来说:“你就是那个背后骂我碧池的小丫头?”

阿飒:“……”

台长一挥手:“明天开始调到深度组来,我直接管你,这样你就可以骂个痛快了。”

阿飒说不出话来:“我……”

台长直指我们几个:“这有什么,我手下的碧池们,天天在心里骂我呢。”

事情就这样圆满结束了。

后来我离开那单位的时候,阿飒送我,特别拥抱我,然后不好意思地说:“我其实也骂过你碧池……”

明天给大家说一说最近的一桩奇事:JK·罗琳不配写《哈利波特》!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5-14,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