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被父亲毒打(孕妇梦见被自己爸爸打)

梦见被父亲毒打(孕妇梦见被自己爸爸打)

昨儿梦见父亲在一大片绿油油的麦田间,挥舞着长鞭,左腾右挪,异常灵活,最后还用一个完美的劈叉结束了武术操练。梦里我很是开心:父亲中风日久,居然可以这样精神矍铄!

醒来后我兀自发呆,现实中的父亲一直是个文弱书生,除了年轻时喜欢打打篮球和乒乓球外,并无其他体育爱好。尤其几年前中风后,他的身体更是日渐孱弱。我想着可能真有另一个平行的世界,那里的父亲是个生龙活虎,快乐无畏的人。

从我记忆起,父亲就是沉默而孤单的。虽然他与母亲从不吵架,在外人眼里琴瑟和鸣,但我却能感知到他的孤单。

父亲一直怀有陶翁田园诗意的浪漫,而母亲却偏是个扎根红尘热热闹闹的人,显然他(她)们的灵魂并不相契。他们那个年代的婚姻基本不能自主,儿时便在父母主持下定了亲。母亲有着传统从一而终的信念,所以她自小便认定了父亲。外人不解貌美的母亲且有一定的社会身份,为什么执意嫁给瘦弱沉默的父亲?而父亲还一度拒婚。

父亲不幸成了老三届中的第一届,被剥夺了考大学的权利。思量之下他去从了军,远隔千里,他便写信给母亲直言儿时的亲事做不得数,应该各自安好。传统的母亲大惊失色,传了信义正言辞批了父亲一顿,大意也就是做人应该遵守承诺。试图抗争的父亲最终还是放弃了他想改变的心,乖乖结了婚。

但父亲一直不快乐,我怀疑他基因里便带有抑郁的种子。没能读大学成了他心底的阴影,后来可以去考大学时,又因为结婚生子不敢瞒报去考而最终放弃了大学的梦想。他只得安心为人夫为人父,只能在灵魂的深处构建着他的梦想。

父亲待我自小是宽厚而平和的,他很少发表意见,但我一直很怕他,那种怕更多是份敬重,我怕做得不好伤害到他,但我的确一直让他受累,总让他默默挂念。我和父亲的关系并不像很多父女那样亲密而融洽。我们甚至很少交流,电话都很少通一个。但我知道我们彼此挂念,有种深刻的感情一直在我们之间无声地流淌。

他一直记得我爱吃什么且尽力达成,在昆明的时候,有一天难得主动打个电话给我,只是为了告知我,他买到了藕带(我们家乡常吃的蔬菜,是我很爱吃的一种食物),他平日波澜不惊的声音里有丝兴奋,只因为买到闺女爱吃的东西。我在电话这头心思翻涌,父亲拖着并不灵活的身体还要给我做顿爱吃的饭菜,爱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和深沉。

想起小时候家里的院落和院落里父亲年轻的身影。那时候的父亲天真而诗意,竟然约着一帮亲朋好友,在家里的院子里挖了月余,愣是挖出一个二十平米左右的池塘,池塘里的水是如何来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儿时的我们除了看热闹,其余一无所知。总之,院子里从此多了了个池塘,还养了几尾金鱼一些碎萍,古旧的院落忽然就生动起来。

父亲在池塘边置了个假山,那是他从山上挖到的石头,自己背回来一点一点休整出来的。他没事就站在那凿那块大石头,也不知道凿了多久,石头终于有了曲尽幽深的路径,翠绿的枝叶还有盘踞半空的凉亭。父亲不知从哪弄来一个循环水泵,假山自此便有了生生不息的流水。现在回想起来,这石头被父亲赋予了生命,它也给予了父亲遥想的信念。

年少时我喜欢坐在院落里发呆或者读父亲买回来的书籍,父亲每次出差必带回些书籍和零食,而他从来不刻意要求我们去读,就放在书架上任我和弟弟自取。每次他出差回来都是我盼望的,我会小心翼翼取下那些散着墨香的书籍,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读那些故事。

院落里的石桌石凳,还有那些古朴的树木花草,都让我快乐而安心。教育不是说出来的,是你所处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时至今日,我忽然明了,我那颗柔软清净的心成长于何处。只可惜那个古朴的院落后来因为拆迁而踪迹全无,院落就只能在我的梦境和文字里被我一再怀想。前些年回到故乡,站在漫天的高楼里,才感知到父亲当日那份怅然的孤单。

父亲渐渐老去了,佝偻的背和微微颤抖的手脚里藏着岁月冰冷的面孔。他还是那样郁郁寡欢,唯有伺候花草时尚有一份热情。我亦不敢与他多言,每次与他对话都会有种冷场的尴尬。我想只有认真地活着,活得灿烂而快乐才是对他最好的安慰吧。


作者画作,借用请告知。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6-06,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