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祖灵签93解签大全(吕祖灵签第九十七签解签)

吕祖灵签93解签大全(吕祖灵签第九十七签解签)

h1>寻根桐柏宫


从国清寺出来,下一站就是南宗祖庭桐柏宫。

桐柏宫,自然是在桐柏山上,不过此处叫“桐柏岭”。桐柏宫的大名我是早就知道,但从来也没有和天台、新昌联系起来。因为小时候看小说《桐柏英雄》印象太深,所以,一提到桐柏山,首先想到的是我们河南和湖北交界处的桐柏山脉。

问题来了,道家七十二福地中的第四十四福地,就叫桐柏山,“在唐州桐柏县,属李仙君所治之处。”唐州,唐属山南东道,宋属京西南路,即今河南唐河、桐柏、泌阳一带。应该确属河南桐柏山。但南宗祖庭,却是天台县的这个“小桐柏山”,不知何故。

桐柏宫原名桐柏观、桐柏崇道观,始建于于吴赤乌元年(238),高道葛玄来此炼丹,建法轮院。唐景云二年(711年),睿宗下诏在法轮院墟址上建立桐柏观,五代后梁开平间(907-910年),桐柏观升为宫。宋祥符元年(1008年),改名桐柏崇道观。

在鼎盛时期的唐代和宋代,有宫观三十六处,仅桐柏道观一个宫就“可容千众”。它不但有接待一般香客的馆舍,甚至还有可接高官甚至皇帝的元命殿。可惜,元明交替期间,大量难民拥入,导致火灾,桐柏宫焚烧怠尽。后清雍正期间,一度中兴。

但是,我们在道观门前看到的石碑却是“鸣鹤观”。章林晓兄告诉我,1959年政府在原有的桐柏宫位置,兴修了蓄水量1100多万立方米的桐柏水库。1973年,桐柏水库建成蓄水,桐柏宫址沉于水底,部分建筑和文物移往鸣鹤观。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桐柏宫,应该只是桐柏宫的一部分。

可惜的是,时人不知文物价值,南宗始祖紫阳真人的舍利塔也一同沉入水下,殊为憾事。(微信公众号:潜真堂)

因为今天看的景点太多,所以我们还很担心桐柏宫会关门,但是当时还不到4点,应该没事。来到“鸣鹤观”的石碑前,有两位道长骑一辆电动车正要出门,后面的道长手拿一把宝剑,黄色剑袍,很显眼。我赶忙拱手闪在一旁,那位道长也拱拱手,绝尘而去。

记忆中,殿宇有三进,迎面就是灵官殿,二进为祖师殿,三进为三清殿。

进去一拜,恍若一梦,原来是缘分到了。

灵官殿,自然供奉的是护法王灵官。王灵官,本名王恶,后因萨祖师改名王善。王灵官在明代也是一位著名的雷神、火神,降魔之神,司掌收瘟摄毒。全称“先天首将赤心护道三五火车王天君威灵显化天尊”。王灵官是五百灵官之首,号为“都天大灵官”。

我想,我也姓王,五百年前是一家,五百年前,差不多刚好是明代。后来,我才知道,王灵官相传正是我们河南鹿邑县前尹王人。我对这个地方不熟,但查了一下,前尹王,就在鹿邑县邱集乡。都是鹿邑人,就是同宗同族同乡,岂非有缘?

没有想到的还在后面,拜王灵官的时候,只有这次忽然感到特别的亲切。拜完之后,转到屏风之后,发现供奉的是桐柏真人。桐柏宫供奉桐柏真人,这很正常,但我不知道的是,桐柏真人竟然是王子乔。

王子乔,姬姓,名晋,字子乔(或称子晋),是东周灵王(姬泄心)长子,天资聪颖,温良博学,喜爱静坐吹笙,曾吹笙引凤。十七岁时,偶游伊洛,归而死,灵王甚痛之。使人发其冢,却是空棺一个,于是灵王知道太子乔已成仙而去。灵王二十七年,灵王梦太子控鹤来迎,既觉,犹闻笙声在户外。灵王曰:“儿来迎我,我当去矣。”

一说,当年王子乔游历于伊、洛之间,仙人浮丘生将他带往嵩山修炼。三十余年之后,一个名叫桓良的人曾遇见王子乔,王子乔言:“七月七日与我在缑氏山相会。”到了那一天,王子乔乘坐白鹤出现在缑氏山之颠,可望而不可及。几天之后,王子乔挥手与世人作别,升天而去。传说王子乔的墓在离长安不远的茂陵,西晋末年“五胡乱华”的时候有人盗挖过,进去一看,墓中一无所有,只见一把宝剑悬在半空中。盗墓的人想盗取这把宝剑,忽然却听见宝剑发出龙吟虎啸之声,不敢靠近。顷刻间,一声呼啸,宝剑闪着寒光飞上了天。

王子乔是著名的仙人,也是王氏的祖先。按此传说,也是剑仙。

这个发现让我很惊讶,于是马上回去重新礼拜。陈全林老师一直强调,修道不仅要有师门的加持,更要有祖先、家族遗传密码的加持。桐柏宫,既是我们道家南宗的祖庭,也是我们祖先的修行隐居之地,此番礼拜,真是冥冥中如有神助。

求签紫阳殿


祖师殿供奉的正是南宗祖师张伯端,紫阳真人的塑像手拿《悟真篇》。在这里,我忽然想求个签。这里的道人都很安静,以至于我以为没有人。我一说话,才发现道长在殿角安安静静地坐着。(微信公众号:潜真堂)

我上前施礼,问问怎么求签。道长说,你先去灵官殿请香,然后在此上香,静心祈请,然后再求签。于是我回到前面,请了香,先回到祖师殿,在祖师面前发愿祈请,所问只有一事,就是修道。

一摇之下,得签一根,不由得喜出望外。原来是吕祖灵签第三十九签,上上,签名“砚池化龙”,其中有句曰:“砚池化龙千层浪,星火能烧万里山。”好一个“砚池化龙”,寓意双关,心有戚戚焉。想起青城山之时,尚是困境,一路修来,不觉时运暗中已转。

道长笑道:“你都知道,不用解释了。”

我说,我想捐一点功德,不知该捐在哪里?道长说,解签不用。我说,一点心意,与祖师结缘。道长拿出一个二维码,说随意随意。

章林晓老兄看了我的签,也为我高兴。在外面,他对我说,桐柏宫给人的感觉特别好,既不宣传,也不强拉着人去求签啊,做功德啊。我说,这样才是真正宗教的精神,就像一口钟,你不敲,它不响;你去敲,它肯定响。

祖师殿左边供奉的是太乙真人,太乙者,太一也,代表先天一气。三清殿是正殿和大殿,我们去的时候,正在做法事,我敬香之后,默默站着听了一会儿。然后又把其他的各个殿宇都走一遍,敬香礼拜。

如此这般之后,我说找个地方打坐。林晓兄说,现在不赶时间了,你愿意坐多长时间就坐多长时间。

于是,我就在祖师殿门口的石头墩子上打坐,大约半个小时。说来也奇怪,以前打坐的时候蚊子都不咬,这次也可能是因为在草丛里的缘故,蚊子咬的非常厉害。但是,我不管,它要咬就让它随便咬,感觉也没有那么的痛和痒。打坐了半个小时,精神充沛,元气满满。

出来的时候,我们看到,西边的太阳挂在天边,从云彩里透出金色的光芒。云彩缝里,有一条金色的火红的巨龙,活灵活现,太阳就像龙口吐出的金丹。

我和林晓兄赶紧拿起手机拍照。

在回去的车上,林晓兄说,今天的安排这么好,他自己也没想到,就是时间有点紧。我说,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林晓兄,如果稍微错一点,就不知道这里既有我们的祖师,又有我们王家的老祖先。师门与家族,我这一次,雨露均沾。


【待续……】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6-06,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