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仙90签解签姻缘(黄大仙灵签80签解签)

黄大仙90签解签姻缘(黄大仙灵签80签解签)

走出驴火小店,一道炽热、刺眼的阳光,迎面直冲而来,避无可避地照在他水痕斑驳的身上,倒让他不那么讨厌这难耐的炎热。

至少这道光真实、直接,即便给他带来了难以抵挡的冲击,但他依旧愿意坦然接受。

他下身的浅蓝色牛仔裤,水痕淡化,已不那么明显了,但上身的浅白色T恤,经水浸透,又不知道在哪儿蹭了两处灰,犹如一道利爪,撕开他的衣服,甚是不雅观。

本来柔顺的发丝,被不知何种成分的脏水一粘,也凌乱的犹如野草,让他的颜值惨跌。

这副形象实在对不起观众啊!不用照镜子,他从刚才店中众人的表情,就能猜到自己那副倒霉样。

这里离住处,还有个三五里,也来不及去换衣服,整理面貌了。

反正已经这样了,索性,就这么去卦摊,给那所谓的大仙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门道,敢自称大仙。

如果没啥真本事,乃是坑蒙拐骗之徒,自然不能轻易饶过他。但如果还真有些本事,倒不妨请他指点迷津。

提起黄大仙的名号,让酷爱文艺的萧鸣,不由得想起了单口大王刘保瑞的著名段落《黄半仙》。

刘老先生用独特的语调,塑造了一个机智幽默、逢凶化吉的小人物,至今偶尔听来,仍回味无穷,令人捧腹之余,又引人深思。

那老黄之所以叫做半仙,是因为他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只是依靠聪明才智,善于推理,又屡次走运,才能平安无事。

这人既然敢称大仙,看来倒是有些真本事。而且听那小店老板意思,这人已在此处多年,颇有些名声,看来并非无能之辈。

存在即合理,在当今社会,算卦生意可不是靠一两次幸运,就能立得住的。

他向西穿过两个路口,在右手边一处修鞋摊旁,终于找到了黄大仙的卦摊。

一张半米多高的长条桌子上,盖着一块有些褪色的红绒布。桌上摆着笔纸、签筒等物,桌子旁立着一杆一人多高的旗幡。

杏黄色布面上,留下铁画银钩般的两列大字,格外引人注目。

知前世,断今生,铁口能言三生事。

明过去,悟未来,金指可定万年计。

嗬,好大的口气啊!这份能耐,简直堪比智圣诸葛亮了。

萧鸣抬眼越过桌子,只见一张木椅上端坐一位五十多岁年纪的青衣道人。

一眼望去,他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一个瘦字。

瘦削如竹,真是透过皮能看到骨头了。那件本已小巧的道袍,在他身上仍有些咣当。

那道人陡然抬头,双目如电袭来,让萧鸣感觉到一股无形气息,让他不敢轻易触碰。

“坐。”道人面无表情,吐出一字,声音清朗,但平淡如冰。

“好。”萧鸣竟然顺从地坐在桌前一把铺了软垫的木椅上。

“你今日时运不济,连遭劫难,不知何时止,不知何处生。可对否?”这青衣道人不等萧鸣开口,便出口直断。

他语气不疾不徐,仿佛刚才那番话,并不是出自他口中。

他怎么看出来的?萧鸣心中疑惑,但表面依旧镇静如常。

“大师言重了,来这里的,哪有几个顺心的。”他微微一笑,并未接招,轻巧地化解了这个难题。

相面之术,一部分在于命理,一部分却在于心理博弈。

这种跑江湖的,最善于察言观色,能从你的言行之间作出判断,再逐渐调出你的底细来。因此,他们仿佛具有看穿人心的神通,让你惊为神人。

“初次相见,你我却是天生有缘,你对我心存疑虑,也是人之常情。今日我送你几句批语,对与不对,分文不取,只为结一份缘法。”

黄大仙见他举棋难定,便决定拿出几分真本事来,给他一点颜色看。

佛家,讲因果,道家,说缘法。当初西方教没少用一句“你与我佛有缘”,拐走十二上仙中的人物(燃灯、慈航、文殊、普贤),如今这老道又来这一套,不禁让萧鸣心中发笑,看我怎么揭穿你的把戏。

“故乡远在燕山北,自幼无父犯紫薇。

求学之路多坎坷,步步荆棘夜夜泪。”

这几句话一出,顿时让萧鸣身如冰封,再无之前戏耍、慢殆之心。

他自幼丧父,由母亲一人将他兄妹二人带大。而他们也并非本地人士,据母亲说在北方迁居而来,但具体是哪里,却说不清,总之,在北京(燕京)之北,位置上却是吻合的。

至于命犯紫薇,他倒是不懂,反正就是一直不顺。

初中险些辍学,要不是老师、母亲苦心规劝,恐怕他早就成为一个地道的农民了,也不会有机会走出深山。

他在城里生活的两年,过得很艰难,换了好几个工作,不是他能力不行,就是得罪了领导、同事,但他从来不和家说,说了也没用,还让他们担心。

在深夜里,他暗暗叹息,翻来覆去睡不着。真想长夜无尽,永不天亮。因为天亮后,他面对一无所有、一事无成的自己,会感到无地自容。

“怎么样?我说的都对吧?”黄大仙面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一副洋洋得意之态。

“嗯,倒是有点沾边。”他心中惊异,但依旧嘴硬。

“那你还算不算了?”黄大仙趁热打铁道。

“算又怎么说?”他这句话,摆明了是想算了。

“业务不同,价格不同。”黄大仙往前探了探身子,递过来一个价目牌。

问卜一事100,测字100,批八字200,解签100,符咒500-2000,法事3000-10000,风水3000-6000

嗬,这家伙会的还挺全的,不过价格也倒公道合理。

关键是,如今萧鸣囊中羞涩,刚被小偷顺走500,连吃饭都是别人支援的,他不想在这上面破费,但又觉得这人或许有些本事,说不定可以给自己带来转机。

“还能不能便宜点啊?”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年轻人,钱财,在我看来,只是一个表象,我道门,最讲究缘法,有缘,便可奉送机缘。至于你,我给你打个八八折,如何?”

黄大仙不动声色,知道这小子已经入坑,就不妨给你个甜头吧。

“那我测个字吧。”萧鸣看了看价目牌,选择了一个比较便宜的项目。

“嗯,88,发财之兆啊,你看这个价格还满意不?”老道依旧笑嘻嘻的,但收账绝不含糊。

“我给你86吧,我现在不求发财,只求个顺。”萧鸣依旧讨价还价。

“年轻人,如此执着,我就再让你两块。”

年轻人,还是太嫩了,本来留下八块给你划的,居然两块就满足了。黄大仙心中暗乐。

但萧鸣却不奢求太大的让步,知足常乐,这两块钱,可就省出两瓶水呢。

“你用啥方式付款,现金、刷卡、微信、支付宝,都行。”黄大仙见交易达成,立刻拿出一副奸商本色。

还不等萧鸣回答,他已准备好了零钱、POS机,微信、支付宝的收款码。

老家伙,真是惯犯啊。萧鸣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但明知吃亏,也只能咬牙往肚子里咽了。

他恨恨地瞪了一眼黄大仙,无奈地用微信付了钱。那老道假装没看见,果然久经考验,心理素质过硬啊。

“那有笔墨纸张,你写上一个字,我自然可以给你预测吉凶。”黄大仙业务熟练地指着桌上的测字工具,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

萧鸣略加沉思,提起毛笔,蘸了些许墨汁,在一张白纸上,写出一个“烦”字来。

在当今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里,年轻人的世界里,已经被手机、电脑充斥,没有几个人对传统文化感兴趣,书法一道,已经算是一个珍惜技能了。

萧鸣虽学习之道不顺畅,但字写得还算过得去。但此刻心绪烦躁,出笔有些急躁。看上去杂乱分裂,仿佛张牙舞爪的厉鬼。

“这个字,足见你此刻情况糟糕至极,左侧,火势飞腾,形成左右夹攻之势,身处困境。右侧,上面转折反复,纠缠不清,大有乌云盖顶,难有出头之日的意象。将下面的人完全倾轧。左右两个人,可说是困境重重,难以突围啊。”

黄大仙不紧不慢,一边用毛笔指着那个“烦”字笔画结构,一边耐心解说。

“啊?这么严重?不行,我要重写。”萧鸣听得冷汗迭冒,真倒霉,怎么鬼使神差地选了这个字呢?

“年轻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只能写一个字。这个字无论怎么样,都代表这你的一种潜在状态。所谓笔随心走。写成什么样子,就代表着你的真实情况啊。切不可讳疾忌医啊。”

黄大仙并不急躁,将一番天命如此的理论搬了出来,好像在说,你倒霉,那是天意,谁也改变不了。

“你别拿什么命该如此来吓唬我,我偏不信,这衰运还没完了。”萧鸣有些恼羞成怒起来。

“不出一天,你将有血光之灾。如若不灵,我还你200。来,这是我的名片,随时欢迎你找我。”

这TM就是挑衅,老子不接招,不是被这老家伙看扁了?

“行,一言为定,我倒要看看,我有多衰。”

“别忙,你输了怎么说?”黄大仙咄咄逼人问道。

“随你,我本来就是倒霉蛋一个,你还想怎么着?”萧鸣梗起了脖子,大有一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光棍气质。

“先记下吧,到时你替我办一件事就算清了。”黄大仙淡然一笑道,仿佛他已赢下了这场赌约,萧鸣任他驱使,他还开恩减刑一般。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5-14,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