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工作环境很差很脏(已婚女人梦见破旧的房子)

梦见工作环境很差很脏(已婚女人梦见破旧的房子)

何叶叶|母亲,累了就休息吧

来自2021-11-05 18:00·中财论坛

母亲节前夕,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母亲正坐在厨房桌子前喝一碗很稀的小米粥。她对我说,我父亲一个月就给她十五块钱生活费,所以每顿只够喝小米粥的。我问她:“我和哥不是经常给你烧钱吗?难道那些钱都让父亲给我奶奶了吗?”母亲没有说话,笑了笑就不见了……

文/何叶叶

在我记忆里,母亲永远是为别人活着的人。母亲随父亲来承德的时候,奶奶就提出条件,要和爷爷一起随我父母来承德生活。爷爷极力反对,他说:“大华工作刚刚起步,去承德要养活一家大小几口,你还让不让他活?我就留在东北。种种地、打打猎、卖点山货挺好。反正我是不会去承德的!”奶奶却说:“大华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他现在有能耐了就应该让他尽尽孝心了。”母亲也抢着说:“对呀,都过去吧。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多好!过去之后我会找个工作,养活你们不成问题。”奶奶翻着白眼说:“我们投奔的是我的儿子,他有能力养我们的。”最后,奶奶不顾爷爷反对,随我们一家来到承德,爷爷则留在东北。我们一家来到承德后,母亲很快找了一个又脏又累的白灰窑的工作,只为多挣一些钱。奶奶说:“一家有一家的规矩,以前在东北的时候就是我当家,年轻人不会过日子,没个管钱的家里根本存不下钱。”母亲心领神会,每个月她和父亲的收入都会如数主动交给奶奶。

奶奶来承德时,身后背着一个布口袋,里面装着山核桃。奶奶说,父亲从小爱吃山核桃,山核桃不油腻还补脑。她还非常骄傲地说:“我儿子大华就是因为从小每天吃我给砸的山核桃仁才这么聪明。”她特意叮嘱母亲,父亲爱吃山核桃仁,但从不喜欢自己动手。以前都是她给父亲砸核桃仁,现在他结婚了,该有人心疼他了。于是就让母亲每天晚上一定给父亲砸好核桃仁放在小碗里,留给父亲第二天早饭时吃。母亲唯唯诺诺地答应着。

母亲把奶奶的话当成圣旨,每天无论多忙、多累,也会拿着秤砣去柴房给父亲砸山核桃仁。山核桃坚硬很不好砸,砸开后还需要用针把里面的仁一点点抠出来。每天砸了一堆皮,也出不了多少仁,一小碗核桃仁常常需要母亲好几个小时的时间。那时母亲一天八小时在单位,晚上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吃过晚饭,收拾利索,母亲还要踩缝纫机到半宿。给左邻右舍缝缝补补旧衣服是奶奶给母亲接的活儿,奶奶说母亲缝纫机踩得好,闲着也是闲着,挣点是点。母亲踩完缝纫机无论多晚,都会躲进柴房里给父亲砸核桃仁。每天一早父亲起床,吃完早饭就吃核桃仁。有两次奶奶收的活计太多,母亲干完就已经凌晨了,母亲实在太累就没给父亲砸核桃仁。第二天饭桌上没有核桃仁,奶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就冲母亲喊道:“我当初就和你说过,我儿子喜欢吃核桃仁,你也答应了我,你居然给忘记了。这样可不行呀!我儿子是脑力劳动者,不吃核桃仁补脑子,他怎么能为这个家挣钱出力呀?”记得当时母亲低着头,理亏地连连点着头说:“妈说得对,下次我绝对不会忘了。”那天晚饭后,母亲急忙踩完缝纫机就钻进柴房,那宿柴房灯彻夜亮着。第二天早晨我看见母亲疲倦地走出柴房,手里拿着一大碗核桃仁,她眼睛红肿,手上好几个地方都有伤。她对奶奶说:“这些核桃仁够大华吃几天了。”奶奶却说:“以后别一次砸太多,砸太多了,油腻的东西容易变味哈喇了。”

那时候我和哥都不咋喜欢奶奶,觉得她一天天地待在我家啥也不干还事特多。一天天吃小灶,掌管着家里的钱财,还压制我母亲。有一次快过年的时候,父亲对母亲说:“咱们自从来到承德,也没给孩子他姥姥、姥爷买过啥。这眼看快过年了,你开支钱就别交给我妈了,给你爸妈买点东西或者邮寄一些钱吧。”母亲开支回来路过集市,看见一件红色外罩很漂亮。想着父亲的话,狠狠心就从工资里拿出六十元钱给姥姥买了一件。回到家赶紧去奶奶房间给奶奶送工资钱了,奶奶发现工资少了六十元就挺不高兴地问母亲:“这个月工资咋不对呀?怎么少了六十元呀?”母亲慌忙解释说:“哦,那六十元钱给我母亲买了一件外罩。这不快过年了嘛,平时我也没给家里买过啥,我觉得这件衣服挺适合我妈穿的,就给她买了,准备过几天给她寄回去。”当时奶奶听了立马拉下脸说:“我不反对你给你娘家妈买东西。你要买也要和我说一声呀!我是一家之主,你现在嫁到了我们老何家,你挣的钱有数就那么点。如果明天你填补点给你家、后天给你娘家买点东西。那你吃啥?大华挣钱不容易,养着这一大家子人呢。如果他也私自留点,那咱们的日子也就别过了!”当时母亲听后,没有说话。父亲走过来说:“妈,买都买了,就别说了。再说了,茉莉和我来承德后逢年过节的都没给她家买过啥。这事是我不对!没和你说。是我让她买的。”奶奶听父亲替母亲说话生气地喊道:“你个白眼狼,我白养了你!知道护媳妇了,那我也不碍你们眼,我走就是了!”说着她还真去收拾东西了,说啥要去火车站。母亲急得上前拽着奶奶一遍一遍说好话,并说,明天就去把衣服退了,这才了事。第二天母亲去了集市,退了那件衣服,回头把钱给了奶奶。奶奶接过钱很不客气地说:“这就对了嘛。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你即使不给你家买东西,他们也会理解的。因为咱们都在花我儿子的钱呢。”

那件事后,奶奶为了防止母亲留私房钱。每逢母亲开支的日子,奶奶都会去母亲单位亲自去领。有一次她领着我和哥去母亲单位领工资,我看见母亲蹲在一个高坡上抡着大铁锤砸石头,那天阳光很足,母亲的脸上流着汗,使足全身力气一锤一锤地砸着。我远远看着母亲瘦弱的身躯,苍白的脸。不敢上前叫她,我真怕我一叫她,她一下分神砸着自己的手。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哥默默站在我身边,抽泣着攥着我的手。此刻我理解了母亲每次回到家,为什么会衣服湿透,有时晚饭都不吃就躺在床上……

走在回家的路上,当奶奶心安理得拿着母亲开的工资钱一张张数着的时候,我一下把钱打散一地喊道:“我妈的血汗钱,你凭什么领?!”哥哥也冲她喊道:“你就知道钱,你没看我妈干那么累的活吗?要累死人的呀!”我和哥哭着跑回家,那天母亲下班回来奶奶向母亲告了我俩的状,母亲让我和哥站在墙角,反省。我俩倔强地仰着头站在墙角,互相看着谁也不和奶奶认错。奶奶走过来举起羽毛掸子给哥先来了一下子,当她举起羽毛掸子要打我的时候,我奋力去抢,这时候母亲跑过来,帮奶奶抢过羽毛掸子。父亲恰巧也下班回来,他看见母亲拿着鸡毛掸子,急忙挡在我的面前,喊道:“别打我闺女!”事后母亲对我和哥说:“以后你俩绝对不能和奶奶犟嘴了!奶奶是长辈,把全部心血都倾注在这个家上,她也很不容易。你俩要尊敬她,不要让你父亲为难。”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比较偏疼我的。用奶奶的话讲:“大华给小妮子惯得不像样。”我常常想,也许父亲偏疼我是有原因的。他和母亲属于一见钟情。那时候母亲在一家医院做护士,而父亲的学校就在那家医院附近。有一次父亲上吐下泻去那家医院打吊瓶,给父亲输液的就是母亲。父亲和母亲两个人见了第一面竟然就互相喜欢上了,当天就互相留了电话号码联系方式。一周后,母亲带着父亲去家里,姥姥、姥爷极力反对。反对的理由很简单,父亲家里哥们兄弟太多,负担太重,怕去了他家受累。姥姥说:“我就这么一个闺女,每天娇生惯养的啥都没让她干过。我和他爸想给她找个好人家,到了人家里不能说享福,咋也要像在家一样不能太受累吧。”父亲当时信誓旦旦表示,一定疼爱母亲,一定对母亲好!

可是父亲和母亲结婚后,他自己一直在外地上学,无暇顾及家里。他背地里和母亲说:“等以后我学业有成,找了好工作,一定不让你出去工作。一定好好疼爱你!我要让你像在娘家一样享福!”可是以后的以后,父亲一直没有兑现让母亲享福。特别是有了我和哥以后,来到承德工作,母亲一直为了这个家操劳,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忙碌,干着男人干的活。她总是过多地为这个家考虑,忽视了自己。那时候母亲有个记事本,满满地记着一些家庭琐事,哪天应该给父亲买件白衬衣了、添置一件羽绒服了;哪天应该给我和哥买双白球鞋了,买身漂亮衣服了。更多的则记录着给东北爷爷、大爷、大姑应该邮寄的钱,以及给奶奶买的奶粉,营养品……而给她自己却什么都没有记。母亲和父亲结婚后,一直和爷爷奶奶过,家里一些大小活计都是母亲亲自去干,一些不会干的家务她也学会了。

家里养了几只鸡,母鸡下了蛋,有时早晨母亲会给我们一人煮一个,唯独没有她的,她说她不喜欢吃。逢年过节家里要杀一只公鸡,对于母鸡,即使不爱下蛋奶奶也不让杀。一只公鸡炖在锅里,闻着香味我不会出去玩,我会守着等鸡熟透。两只鸡腿一只理所当然分给奶奶,另一只给父亲。我和哥抢着吃鸡胸上的白肉,翅膀奶奶会强制分给我,说女孩子吃鸡膀子以后会梳头,以后会更漂亮优秀。奶奶会把鸡爪子分给母亲,说:“茉莉就喜欢吃鸡爪子。”母亲则一边津津有味地啃着鸡爪子一边说:“我从小就爱吃这个。”

一个雪天,母亲单位传信说母亲晕倒在工地,已经送往医院。我们一家急匆匆去了医院。母亲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如医院白色墙壁。她闭着眼睛,身边摆满了各种抢救仪器。医院王主任把我们叫到一边,对奶奶说:“患者是你的儿媳妇吧,她的血色素很低急需输一些蛋白和血浆,你们赶紧补交一些钱,不然病人以后很难康复……”奶奶急得直跺脚,头上冒着汗,急忙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闻讯赶来了,他急匆匆交了一些费用,然后守在病房。两天后,母亲终于醒过来了。她拒绝再住院,说要回家静养。她背地里和父亲说:“在医院一天花销多大呀,那么昂贵的血浆蛋白给我输都白瞎了。我这病回家自己调理就行。”她还说她是学医的,她的身体啥样她自己知道。父亲实在拗不过母亲不得已给办了出院手续。那时候大舅也在承德,他给姥姥打了电话,姥姥专程从东北赶到承德我家。她从家里带来许多山货,其中还包括山核桃,山核桃是母亲电话里反复嘱咐姥姥给带来的。

姥姥见到母亲那一刻,心疼地把母亲搂在怀里大哭起来。她说:“几年不见我的闺女你咋瘦成这样了呢?是不是受委屈了?”母亲却强忍住眼泪笑着说:“哪有什么委屈呀,只是承德水土不服吧。”随后姥姥去了集市给母亲买了几只乌鸡,炖了鸡汤让母亲喝并吃鸡肉。母亲喝着鸡汤还把鸡胸肉时不时夹给我和哥哥,把两个鸡腿撕下来,让我端给奶奶和父亲。姥姥说:“闺女呀,你现在身体弱,必须补充营养。快把鸡腿吃了,这样才有利于身体好得快些。”我说:“我妈不喜欢吃鸡腿,每次都给父亲和奶奶吃的……”我还要往下说,母亲使劲给我眨着眼睛不让我继续说下去。姥姥说:“谁说你妈不喜欢吃鸡腿呀?以前家里杀鸡,你的两个舅舅都会把鸡腿留给她。茉莉在家最爱吃的就是鸡腿和山核桃。她的两个哥哥都宠着她呢,两个人都抢着给她砸核桃仁……”姥姥还想往下说,母亲却拦住她说道:“妈!你不知道我什么都吃够了嘛。”姥姥愣愣地杵在那里,不相信地看着母亲,似乎明白了什么,流着眼泪连连说:大华答应过我的呀,他不会骗我的……”

姥姥回东北前,偷偷给母亲留了一些钱并告诉母亲,身体是自己的,自己想吃啥了就买点啥。过后,母亲却把钱硬塞给父亲,让他在市里不要太苦了自己。男人手里有点零花钱用着方便。

母亲在家只待了一个礼拜,就又去工地了。其实那时候,她就落下了病根。最后的几年里,母亲一直血色素低,严重营养不良。即使姥姥时不时给母亲邮寄些钱来,母亲也从不舍得给自己花,都填补了家用。母亲最好的衣服是我给母亲买的红毛衣,还有一件大姑给买的蓝布褂。母亲生前很少有空闲时间穿。她留下遗嘱,这两件衣服一定不要烧了!她在遗嘱中写着:我的一双儿女刚刚二十岁就没了妈妈,这是我当妈妈的失败。在以后的日子里,你俩要互相关心爱护,一定要孝顺你们的父亲!这两件衣服就留作念想吧。想我了就看看它们,就如我在你们身边……在我的印象中,其实父亲也是疼爱母亲的,只是母亲对父亲的爱总是比他多一些。母亲去世的时候,我一度对父亲不理解,甚至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记得母亲出殡头一天晚上,父亲特意去了夜市买回一只很肥的母鸡,洗干净放进砂锅里炖上,然后把自己关进房间里砸了一宿山核桃仁。

第二天母亲出殡,在浅浅的阳光里,父亲弓着腰走向母亲的家,他的身影柔弱如稻草,两只眼睛红肿得像两个核桃。当他把一小碗山核桃仁和两个鸡腿放在母亲的墓前的时候,他放声大哭……

我情绪激动地冲到父亲面前,狠狠对他吼道:“别在我母亲面前流眼泪!你现在假惺惺为她做这些,还有用吗?”我用力推着他,父亲踉跄了几下,一下摔倒在地上。哥上前扶起父亲。

家我把自己锁在房间,抱着母亲的红毛衣几天不出门。父亲每天把饭菜做好让哥给我送到房间。哥说父亲每天躲在自己房间里,都会砸一小碗核桃仁去母亲墓地。哥还说:“父亲其实每天忙于工作忽视了对母亲的爱,他其实也是想让这个家过得好一些。母亲和父亲的心愿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是为了咱们这个共同的家呀!再说了,母亲去世父亲不在身边,你又在哪里呢?你不也没在身边吗?”听着哥的话,我从内心慢慢理解了父亲。

生命是最脆薄的一种东西,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

母亲去世两年后,刺玫花开的季节,父亲由于脑肌瘤也去了另一个世界,陪伴母亲去了。我和哥每次去父母墓地都会给他们砸一碗山核桃仁,准备两个鸡腿。我仿佛看到了,母亲和父亲就坐在我的对面。他们很恩爱地吃着核桃仁,父亲还会把自己的那个鸡腿递到母亲嘴边……忽隐忽现的光,落在母亲苍白的脸上,母亲笑着。我的眼泪瞬间如雨而下。我在心里说:我那永远为别人活着的母亲啊!到了那边,你终于有人疼了!

编辑:马学民

壹点号青未了菏泽创作基地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5-14,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