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蟑螂咬(做梦梦到很多蟑螂咬我)

梦到蟑螂咬(做梦梦到很多蟑螂咬我)

死亡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对于身边消失的人和事,我们应该如何进行怀念?我们又应该如何面对离别、消逝和伤痛?那些离去,会在我们心上留下怎样的缺口?我们又该如何接纳、拥抱和铭记死亡?

在《我想念》中,以孩子的视角和语气的叙事诗篇,也许可以让每一个读到它们的人感受到慰藉、化解、怀念和追忆。倾诉那些思念与寄托,谈论所有值得纪念的一切,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里。因为,只要记得,就不是永久的告别。

作者丨[荷]贝特·维斯特拉

绘者丨[荷]西尔维娅·韦威

只要记得,就不是永久的告别

如果生命是不朽的,

你还会收集那些微小的幸福吗?

你还会觉得假期有意思吗?

你还会为坐火车去旅行感到高兴吗?

你还会喜欢海滩、喜欢大海、喜欢阳光、

喜欢冰激凌和薯条吗?

你,

还会感到幸福吗?

因为各种缘由离去的人和事,

会在我们心上留下怎样的缺口?

倾诉吧,那些思念与寄托,

谈论吧,所有值得纪念的。

因为

只要记得,就不是永久的告别。

时间还早

空的衣帽架,空的抽屉。

空桌子和空椅子。

空的笔记本,空的那些书。

空空的感觉,说不出。

离去的爷爷,离去的奶奶,

离去的动物……

我还好——

一个五年级的小女孩

离那天还很早。

动物的坟墓

这里是动物的坟墓,

它们在花园里死去:

一只老鼠,一只山雀,一只麻雀,一只蜗牛,

一只甲壳虫,一条断腿,

一只蟑螂,四只蝴蝶,

还有七只沙蚕。

摘一朵蒲公英给她

奶奶艾尔丝躺在那里,

每个人手上捧着花。

我想知道,她会不会想我们?死去是什么感觉?

人死以后要去哪里?那个地方好不好?

奶奶艾尔丝去世了。

只有身体,没有声息。

我们要去她的葬礼,临行前,

我又握了她的手,

摘了一朵蒲公英给她,

才走。

没有你的日子,怎么没人想起?

浓雾遮住了牧场上奶牛的腿。

苹果树开出了白花,邻居出门钓鱼。

这些你都不知道,你躺在那里,闭着眼睛。

没有你的日子,怎么没人想起?

你无处不在,又无影无形

我在海浪中听到你,

我在海鸥声中听到你。

我听到你在它们的羽翼里,

我听到你在它们的呼啸间。

我在百灵鸟、黑鹂鸟、

寒鸦的叫声中听到你。

你无处不在,又无影无形。

我不害怕死亡

我不害怕死亡。

有时我会在梦里看到

死亡在呼唤,死亡在发笑,

死亡在等待,有些不耐烦,

它知道我会去,或早或晚。

我不害怕死亡。

死是生的一部分。

它还只是抓住了我的领子。

我不害怕,我很开心

还能再活一阵子。

我甚至梦到它。

疼痛消失了,我开始漫游。

我在天堂里散步,

那里有古老的大树。

我不害怕死亡。

死亡就是一瞬间,

好像睡了一觉

第二天依旧会醒转,

只是,在另一个世间。

就一小会儿

死神,我想问一些问题。

我可以先坐在你的腿上吗?

就一小会儿。

我还小,但我想知道,

在你身边生活,会是怎样的分分秒秒。

求你了,死神,就一小会儿。

给我五分钟就够了。

这样,将来,

当你慢慢靠近的时候,

我就不会害怕得想要逃走。

她会不会想我们?

宝藏

格蕾丝姑姑带走了奶奶的眼镜,

南希姑姑拿了她的发梳,

隔壁邻居选了她的花瓶,

而落地钟给了米斯姑姑。

安娜贝尔姑姑分走了她的钢琴,

杰伦叔叔得到了她的桌子和餐巾,

科尼堂哥带走了麦卡诺组合玩具,

而她的猫留给了安珂姑姑。

妈妈要了她的新洗碗机,

梅雷尔挑了她的老式衬衣,

蒂娜姑姑取走了她所有的书,

而爸爸选了她最爱的拼图。

我呢?什么都没选。

我是她的大总管:

已经有九年的时间

给她当耳朵和眼。

奶奶最爱的外套

在我们把奶奶的外套

送到慈善商店之前,

我放了一张小纸条

在外套的兜里面,

无论哪位女士取走它,

都会知道,

那是奶奶最爱的外套。

《我想念》,[荷]贝特·维斯特拉著,[荷]西尔维娅·韦威绘,刘诗楠译,奇想国丨海豚出版社2020年7月版。

本文节选自《我想念》,较原文有删节修改,小标题为编者所加,非原文所有。已获得出版社授权刊发。谨以此文图献给所有为我们所怀念的人和事。

摘编丨安也

编辑丨张婷

导语校对丨陈荻雁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5-14,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