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刮眉毛是什么预兆(女人梦见眉毛掉了一边)

梦见刮眉毛是什么预兆(女人梦见眉毛掉了一边)

11月2日,重庆,天色阴翳,雨雾堆积。

一早,陈美霖和她父母,驱车赶往北碚天台寺,看望她的孩子们。

这一天,是她两个孩子的忌日。

一年前,她的一儿一女,被前夫张波从15楼抛下。2岁半的女儿当场死亡,1岁半的儿子抢救无效后离世。

早高峰的车流格外拥挤,陈美霖开开停停,行进得尤其缓慢。

就像她停摆的人生,怎么走也走不出2020年11月2日这天。

对于如今的陈美霖来说,她活着的唯一支撑,就是完结这场“复仇”——她要亲手把那两个人渣,前夫张波和他女朋友叶诚尘,送上“断头台”。

偿命。

陈美霖只要这一个结果。

无望的人生

两个孩子的骨灰存放于离观音像最近的地方。

女儿雪雪胆子小,陈美霖想着,让他们姐弟俩正对着菩萨,也许就没那么害怕了。

一柱清香点上,她跪在观音像前,深深磕了三个头。

天人永隔,她对孩子的所有心愿与祝祈,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予以寄托。

除此之外,她又能做什么?

在天台寺的这一上午,陈美霖变得异常安静,她一言不发,亦对周围的一切置若罔闻。

即使母亲忍受不住,嚎啕大哭,她也无动于衷,只是一个人默默地,反复地擦拭两个孩子的骨灰盒。

离开天台寺时,她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倏地转身,疾步跑回佛堂。

再一次面对着孩子们的骨灰,她终于爆发出压抑已久的哭声。

歇斯底里,这才是陈美霖一年来的常态。

孩子出事后,她的变化,时常令父母感到无比沉痛。

暴躁、邋遢、没有社交。

她每天都游走在情绪失控的边缘,往往一句话,就能让她立刻炸毛。

她不再和朋友外出聚餐,而是一个人躲进凌乱的房间,对着女儿仅留的遗物——一只小猪玩偶,一个劲儿地抹眼泪。

这只小猪是女儿生前最喜欢的玩具,焚烧物品那天,陈美霖不顾众人相劝,执意将它留了下来。

他们的生活,就是这般面目全非。除了房间里的一些陈设。

爬爬垫仍旧铺在客厅最亮堂的地方,专为女儿添置的抽屉柜,也依然崭新如初地立在卧室一隅。

陈父那部坏掉的手机,还在柜子上放着。

他不敢修,因为他找了多家手机维修店,人家都告诉他,不能完全保证数据不丢失。手机里,有两个孩子的照片和视频。

他们不是没有做过挣扎与自救,但,最后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陈母曾找过一位心理医生与陈美霖交流,可每回她都潦草敷衍,不肯多说一句。医生塞到她手里的电话号码,她也从未打过一次。

“能谈什么呢?他又不认识我的孩子。”

陈美霖这样喃喃说道。

能谈什么呢?

谈她的悲恸,愤怒,还是后悔,懊恼?

后悔自己没有在悲剧发生前,就洞察到不幸的端倪?

懊恼自己没有在一切开始时,就分辨清恶人的本质?

致命的闪婚

陈美霖是个漂亮的女孩,有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1991年,她出生在这个祥和安定的知识分子家庭中。

被富养长大的陈美霖,乖巧,懂事,成绩优异,高考后进入重庆师范大学读书。

2017年,她在工作时遇见了生于农村,且只有小学学历的张波。

之后,在张波的猛烈追求下,陈美霖很快沦陷。

但,她的父母仍然清醒,张波一没能力,二没财力,三没学历,面对这样一个“三无”青年,他们怎肯把心尖儿上的女儿拱手相送?

父母的极力反对,加之两人在一起后争吵愈加频繁,“分手”二字,陈美霖已是呼之欲出。

然而,怀孕改变了一切。

不想流产的陈美霖,因为这个“意外”,又重新走向张波,走向那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结婚半年后,女儿雪雪出生。与此同时,张波的渣男本性也越来越清晰。

他无视刚从“鬼门关”兜一圈的妻子,更冷漠于和他有着血缘之亲的女儿。

在他看来,陈美霖不过是台泄欲机器,而雪雪也不过是个连抱都懒得抱一下的物件。

果然,被丈夫“利用”的陈美霖刚出月子,便再次怀孕。

而此时的张波,早已毫不掩饰他的“渣”与“滥”,不仅常不归家,还对孕妻大肆辱骂。

终于,在儿子瑞瑞出生3个月后,他态度坚决地向陈美霖提出离婚。

可惜,陈美霖陷入想给孩子一个完整家庭的执念里,没有同意。

她选择了隐忍,妥协,退让,甚至下跪乞求。但,最后换来的,却是张波一句寒彻心骨的话:

“我和你多待一分钟都觉得恶心。”

和人渣谈感情,谈责任,谈义务?人渣只是一条依“利”而生的蛆虫。

在陈美霖苦苦等待张波能回心转意重返家庭时,张波早就以“舔狗”之态,傍上了富家女叶诚尘。

直到两人在朋友圈频频高调示爱,才终于让陈美霖看到婚姻的尽头。她决定,不再纠缠,果断离婚。

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她要两个孩子的抚养权。

然而,天有不测,恰逢这时,陈母被诊断罹患淋巴癌。一边是沉疴难起的母亲,一边是寸步难离的幼童,陈美霖实在无暇顾及周全。

于是,她与张波约定,女儿由她抚养,儿子先由张波母亲代为照料,6岁后再交还于她。

陈美霖鼓足勇气,把自己从这段千疮百孔的感情中捞出来。

原以为,她会开始全新的人生。殊不知,这竟是一条通往地狱的至暗之路。

杀戮的恶意

虎毒尚不食子,但,有的人,比禽兽可怕。

令人悲哀的是,陈美霖在事发前,从未真正看透张波皮囊之下的暴戾与凶残。

离婚后,陈美霖每个周末都会带着女儿,去和儿子团聚。

那时,张波已经搬出去与叶诚尘同居。回家陪伴孩子这件事,他几乎没有做过。以至于,女儿连爸爸是谁,她都一无所知。

然而,2020年10月25日,张波却主动联系陈美霖,称他想念孩子,想给孩子买衣服。

事出反常必有妖。陈母立刻警觉到,这可能是个陷阱。

所以,她一遍遍嘱咐陈美霖,千万不要让孩子离开她的视线。

陈母的担忧,是张波把孩子送人,或卖掉。

可叹,她真是远远低估了这个人渣骨子里的恶有多浓烈。

真实的情况是,张波和叶诚尘这对狗男女,早已达成除掉两个孩子的“完美方案”。

并且,方案有两套:

制造交通事故,或者高空坠亡。

二人“缜密”计划后,选定第二套方案。因为,易操作,不易暴露。

看到此处,有谁不背脊发凉,怒火难抑?

两个可爱乖巧的孩子,何错之有?

就因为他们是那个蛇蝎女人不能容忍得“眼中钉”?

就因为他们是那个恶毒父亲舔狗爱情路上的“绊脚石”?

活在恶意里的两个魔鬼,就这样,提前给两条无辜可怜的小生命判了死刑。

2020年11月1日,陈美霖在陪伴两个孩子一天后,准备带女儿离开。就在这时,张波却佯装关怀地提出,让女儿留下,陪弟弟再待一天。

陈美霖犹豫了。

只可惜,最后情感战胜理智。

善良的她,在姐弟手足之情的温暖下,顺带相信了张波和孩子们的骨肉之亲,忽视了他已然张开的血盆大口,呲起的锋利獠牙。

于是,她和两个孩子告别,独自出门。

此一别,竟是永别。

第二天,下午3时,两个孩子一起从15楼坠亡。

几分钟后,张波开始了他“极致”的表演:

他先是穿着睡衣慌里慌张跑出来,然后坐在地上崩溃大哭,以头触墙,直至鲜血涌出。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一怀疑这位父亲的痛不欲生。

但,人群散去,结束表演的他,终究掩藏不住草包的内在,他的表现很快破绽百出。

11月10日,张波和叶诚尘被警方逮捕,检方认定明晰:

这是一场两人策划,蓄谋已久的谋杀。

决然的复仇

杀人犯没有逃出法网。

这里有重庆警方的认真与尽责,更有陈美霖在剧痛之下,对探寻真相的竭力与坚持。

她不相信事发时,张波忽而睡觉,忽而吃外卖的矛盾说辞。

她不相信两个听话的孩子,能爬上高高的阳台,有打开窗户的力气。

她更难以置信,在医生宣布孩子抢救无效时,张波居然生硬地拒绝与孩子见最后一面的提议。

一桩桩违背常理的事实,让陈美霖一步步揭开张波的人皮面具,露出他恶魔的面孔。

她用泣血的一字一句,写下《两幼童坠亡真相》陈述书。

书中,有这样一段读之便令人心碎的文字:

“坠楼前的5到6秒,宝宝们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把自己推到窗外,当时的心里是多么的害怕、绝望与无助。”

这位几乎没抱过孩子的父亲,最后一次抱起他们,竟是将之弃于15层楼的窗外。

2020年7月26日,此案开庭。陈美霖当庭决然表示:

放弃一切民事赔偿,只要两人偿命。

不偿命,怎么告慰那两个已在天堂的孩子?

不偿命,怎么安抚这位生不如死的母亲?

不偿命,怎么了结这出人神共愤的人间惨剧?

曾经,陈美霖在与张波离婚时写下:

“人最大的勇气就是守护满地的破碎。”

如今,面对破碎的残生,她仍选择用最大的勇气,为她的孩子讨回公道。

陈美霖说,假如不是这个结果,她会上诉到底,直到这个结果——偿命。

然而,这一条路,她却走得无比艰辛。

当她在视频中呼吁舆论关注这件坠楼案时,她遭到了攻击。

原因竟是,她的眉毛修长有型,她的眼睛明亮有神,不符合遭受丧子之痛的母亲形象。

有人指责她:

“孩子死了,还有心情化妆?”

有人质疑她:

“这个事情肯定还有内情,一个死了娃娃的妈妈,不会这么思维清晰,表达顺畅。”

每一句话,都是一把刀子,插进她已经溃烂的伤口。

这一切,陈美霖全部默默忍下。

因为,她知道,只有先让自己活下去,才能完成她的事情——为孩子讨回公道。

那么,判决结果出了以后呢?她又该靠什么活着?

陈美霖和她父母,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数月前的一天,陈美霖梦见了她的孩子。

梦里,她的一双儿女坐于床尾,粉嘟嘟的小脸上,浮现着盈盈笑容。她伸着手,使劲儿去够他们。

可是,怎么够也够不到。

她猛然惊醒。之后,便再也没有梦到过他们。

从天台寺回来的路上,哭光所有力气的陈美霖瘫倒在后座,一路无语。

快进城的时候,她突然开口,说:

“孩子们走后,我们家里来了很多小动物。”

有一次,是一大一小的两只蜻蜓,有一次,是撞进来的雀鸟,还有一次,是只小小的飞蛾。

对于这些小动物,陈美霖觉得,它们一定另有深意。

陈美霖还在继续等待。

等待判决结果,等待回到她梦里的孩子,等待随时造访的小动物们。

我们愿和她一起等待。

等待这两个人渣被正义裁决。

等待她生命里的下一个春天。

-END-

作者:君莫笑

编辑:柳叶叨叨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5-14,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