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十号是什么星座(6月星座是什么)

三月十号是什么星座(6月星座是什么)

继《疫情期的间隔年:985毕业,我在澳洲做按摩师2年攒60万》的后浪来信之后,「后浪研究所」收到了另一位后浪er在疫情期间的故事投喂。

她叫鱿鱼,总是我朋友圈里活得最活色生香的那个。后来我意外发现,25岁就到泰国打工创业的她,竟然集齐了当代年轻人的四大顶级困惑:失业、疫情下的漂泊受挫、单身困境以及年龄焦虑。

但她似乎总能巧妙化解。

于是她的人生变成了——

被辞退的人生,跌倒了也可以换个地方爬起来;

被疫情突然颠覆的创业,无法逆风飞翔就选择趴下;

母胎单身的女孩,原来可以一次搞定真爱;

30岁的年龄焦虑,以及去他的。

所以,鱿鱼的故事的要害是,当一个年轻人不断经历低谷、低谷、低谷时,Ta怎么做才能在谷底转个弯?

我请鱿鱼写下了她的经历。这要从7年前一次“突发失业”说起……

从北漂到泰漂:被辞退的人生,可以如何翻盘

“HR 让你今天办好离职手续。如果你跑去劳动仲裁,之后你很难在国内旅游圈混!”

这是当时的直属上司对我说的,听到这话时,是2015年的年廿六。北漂快满半年的我,原本打算晚上飞回广州和家人过年,却没想到下午收到“被辞职”的通知。

那一年,我23岁。大学毕业第二年进入这家融资到D轮的“旅游圈大厂”,谁知道仅半年就遇到公司内部结构优化。

我委屈、愤怒、不甘:为什么我兢兢业业,却得到这般对待?那我之前努力做出的成绩算什么……走出会面室,我在直属上司监督下删除所有工作资料,收拾工位、上交工卡,就这样拉着行李箱被撵出办公室。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无论我如何努力,自己不过是这诺大机器中一颗小小螺丝,随时都可以被取代。

由于生在“商人家庭”,从小便受父母影响,将创业定作人生目标。北漂后,高额房租压力和“社畜被辞职”经历如一巴掌打醒我:我不要再浪费时间做别人的螺丝,也不要再给房东打工,我要建立属于自己的事业。

就这样,带着被辞退的怒火,我提前开始实行创业计划。

农历新年后,我拿着之前兼职运营的十万粉丝的旅行公众号,和志同道合的前辈朋友一拍即合,开始合伙创业,主营境外旅行定制。

那一年,我24岁。初次创业,时常迷茫碰壁,高光时也组织过超100人的马拉松境外旅行。小有成绩后的一个夜晚,合伙人在工作群里头脑风暴:要不去清迈开个海外办公室?

不得不说,2017年的泰国旅游业,真的太旺了。据官方统计,2017年,共有3540万游客涌入泰国,其中30%是中国游客。

而作为泰国第三大城市的清迈,游客数量虽比不上曼谷、普吉,但低廉的物价、舒适的气候、浓浓的人情味和小清新的城市面貌吸引不少小哥哥小姐姐来此一游。也因如此,越来越多路边摆摊的水果阿姨、煎饼大叔的普通话都特别溜,甚至还带儿化音。

没有一个人能瘦着离开清迈

要知道那时在广州联合办公区租个工位,都要五六千元,而在清迈中心城区租一栋楼才20000泰铢(17年汇率,约4000元人民币)。由于母胎单身,在合伙人团队里少有的未婚未育者,我便渐渐成为这个海外项目的“开荒牛”。

鱿鱼本鱼

2017年年初,那时合伙人的一个朋友,在清迈古城区租了一栋四层楼的建筑,兜售乳胶枕头。我们便和他商议合作。租下他三、四层的四个房间,把几个房间简单打扫一番,放到Airbnb上出租,标价130元一晚。这也便成为我的第一家民宿。

原本只是当作一个试验品,没想到,每间房一个月25晚以上的入住率是很正常。利润除了能覆盖房租、水电煤成本,还有盈余。初尝甜头后,我开始每天扫街找房,寻求合适房源做第二间、第三间、第四间……

鱿鱼的第三家民宿

半年后,2017年8月,我接连开了三间民宿,从月入1000到月入50000,赚得比北漂时候翻了好几倍。原本只会坐在电脑前码字的我,变成了会刷马桶、会修门锁的全能房东。

时间来到2018年。天生爱折腾的我打算和男友拿出所有积蓄将一栋40年的农民房改造成民宿。(是的,我在泰国交到了男票:)下文再讲这个故事)

房子在清迈市中心宁曼路附近,距离游客必去的玛雅购物广场只有1公里,是男朋友奶奶十年前购入的,但房龄却有四十年。

房子日久失修,第一次造访便发现房屋状态非常糟糕:屋顶漏水、随处可见的壁癌、奇葩的户型、低矮的屋顶(层高只有两米)……一同来看的朋友一针见血:简直是“鬼屋”。

由于这不再是简单的装修,涉及改建。根据泰国法律,如需通过建筑审批,图纸必须由泰籍设计师设计并签字。因此我的第一次装修经历,是克服语言障碍,凭着蹩脚的泰语夹杂英语,和泰国设计师团队来回沟通一个月才定的稿。

在设计师的建议下,老房子屋檐低矮,且我们都喜欢简约,设计风格便定调成日式,花园也走枯山水风格。

鱿鱼将这栋民宿取名为“木目”,“木目”的before和after

就这样,2018年11月,设计师开始设计。2019年1月完成图纸,2月开始动工。

原本估计半年完工,却没想到“装修如怀孕”。房子直到2019年12月才顺利完成。从2月到12月,刚好“怀胎十月”。

在泰国,除刮风下雨、天气炎热,什么家里红白事、儿子开学、给女儿办身份证……工人都有理由不开工。如果你想催进度,工人直接不干也是十分常见。这十个月里,一向急性子的我和男朋友忍受着泰国工人的“慢慢来”,中途还遇上无良建筑商卷款潜逃。

得知建筑商卷款跑路那一刻,我和男朋友正站在房子的大门前。准确来说,前几天工人已将旧大门拆卸,此刻的房子连门都没有!所有路人甚至流浪狗都可以随意进出。

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想到自己“耗尽家财”的项目,居然烂尾。急性子的我数度深夜落泪,一边着急又苦恼,一边埋怨自己的无能为力。就这样在煎熬中度过了整整一个月。

直到最后关头,救星出现。帮我们定做家具的木匠听说我们的遭遇后,主动请缨表示愿意作为监理,帮我们找能接手完成的施工队。瞬间,我们如同看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连忙答应。不过不同的是,这次我们吸取教训,将工程从全包变半包,自己跟着木匠到各大装饰城买材料,每日到场验收进度……

最后,房子在2019年12月底完工,还没上线网络平台,就接到朋友圈预定,2019年12月27日开始接待第一批客人。

民宿“木目”的实景图

就这样,来泰国创业第三年,我最重要的项目迎来开门红。上线Airbnb第一天,便接到好几张订单,共超30晚的预定。

可是正当我们沉浸在成功的喜悦时,2020年1月底,新冠来袭……

疫情两年了,我还留在泰国开民宿,是疯了吗?

我至今都无法忘记2020年的农历新年。

大年初一的清早,我被微信信息铃声吵醒。打开一看,满满几屏的小红点,每一条都是将入住的房客发来的。

“房东,疫情严重我们还在国内,估计去不了啦。”

“小姐姐,我是武汉的,你看看房费能全额退我吗?”

“美女,我们一屋,有老有小的,都打算好出国过年,现在真的不敢走,房费能退吗?”

一整天,我都在焦头烂额地回复一堆退款咨询。当天原本计划着和来清迈过年的家人出外,也不得不取消。千里迢迢来看望我的父母,看着电视新闻,再看看我这般模样,心里担忧着又不敢多说。

而一月正值清迈旅游旺季,我手上四栋民宿,每栋订单都满到三月后,全部退款损失利润最少10万人民币。

疫情初期,订房平台更将退款责任推给房东,即使不满足订房退改要求,也让房客和房东自行沟通退订,平台不承担责任。所以常常会遇到很奇葩的情况。

有一位客人在2020年2月上旬预定我2月中旬的7天住宿,收到订单时距离疫情爆发已两周,当时客人还在上海,未出发到泰国。谁知一天后,接到退订,客人用疫情理由威胁退全款,不退就被在微信里撂狠话:“不退,你就是发国难财!”

当时一向擅长情绪管理的我,瞬间气炸。和客人及平台客服都理论一番后,还是按下“全额退款”按键。想了想,大家都是辛苦赚的钱,谁的钱是大风吹来的呢?

就这样,整个新年都在处理退订的沟通商量中度过。

后续发展,如大家所知。四月泰国疫情失控,政府宣布禁航封国还实行宵禁。四栋民宿开始出现空置。心中不禁犹豫起来:回国?还是留在泰国?

回国?好几万的机票、随时熔断的航班、严格的隔离措施……更重要的是,是否要舍弃三年创业成果,回国重新适应“社畜”生活,从头来过?

留在泰国?民宿房租、工人工资社保、泰国公司税费开支、我的生活开销、未来能用什么签证留在泰国……更忧虑的是不知疫情何时结束,没有收入和目标的日子要如何生存?

而此时,手机微信提示铃声又响了。点开一看,是银行信用卡的催还提醒。

之前由于民宿装修,刷着信用卡买了好几万人民币的家电运来泰国,想着开张后现金流会充裕些便选择分期。却没想到,疫情来袭,没有收入还要按时还债。

那时每天一睁开眼就想着怎么支付房租水电人工税费和卡债,焦虑感严重到觉得人活在世上,连呼吸都要花钱。

时间不断流逝,生活还是要继续。

2020年6月,为了留住现有客人继续长住,我选择继续降价。已经出现空置的,又实在无力支付房租,就下定决心和房东提前解约。

幸运的是,经过沟通,每一位房东都表示理解,愿意提前解约同时全款退还押金,达到双赢局面。就这样从六月开始,我每一个月退租一栋,到九月,我退完三栋经营了三年的民宿和一家买手店。

那时每天都在打包、搬箱子、卖二手、搞卫生中度过,几乎没时间犹豫和难过。

得益于清迈亲民的物价和疫情宅家减少开支,我的剩余存款勉强支撑生活。忙忙碌碌了三年,我终于有时间休息了。

疫情期间,只有这些邻居们还时常光顾

但对比之前的充实,2020的我被迫按下暂停键,生活变得无目标,深陷无所事事又无比自责的煎熬之中,就这样过了整整大半年。那时,远在广州的父母非常担心,时常电话开导我,看我毫无起色,有一次通话便直接开骂:“难得有空档,最应该自我增值!”

被骂醒后的我,重新约上驾校教练,通过N次重考,终于拿到泰国驾照。安排每周三次泰语课,用16天弄懂蝌蚪文,摆脱来泰四年的“文盲状态”。口语听力不再只是“萨瓦迪卡”,能和泰国人简单吹吹牛。日子过得渐渐充实,心里的焦虑也慢慢减少。

与此同时,可能佛祖保佑,2020年六月,我呕心沥血装修一年的日式民宿“木目”,也是疫情下我唯一保留的民宿,居然接到三晚泰国客人订单。此时“木目”已空置两个月,滞留在泰的外国人差不多都离开,居然还能接到订单,令人又惊又喜。

之后,我陆陆续续接到泰国客人的周末订单。客人住后表示:泰国人一向喜好日本风格,加上疫情无法出国,我的民宿正巧是日式设计,那就来我这度个周末,当作出国了。

客人在民宿合影留念

得益泰国客人和身边泰国朋友的网络宣传,“木目”民宿有了一些名气,甚至有Facebook上的泰国家居大V对我们进行采访,还很慷慨地将订房链接放在正文,采访文章发出一天不到便3000多赞和800多次分享。

渐渐地,泰国客人越来越多,再加上每年十月到次年一月是清迈旅行旺季,泰国人热衷来北部清迈感受难得的冬日凉意,我们民宿恢复到疫情前的八成入住率,还是原价出售。

虽然对比将近两百万泰铢的投入,每月十万泰铢的利润不算什么,但终于能让我在混乱的大环境中,坚定当时留守的选择。

在这段时间中,每次和家里电话,我爸都会问:“生意怎样?第二\三\四波疫情估计什么时候能恢复?”

老实讲,到了2022,应对疫情带来的变化,原本焦虑的我,变得淡定了。

一来,更了解泰国本地人的旅行习惯:玩心大,喜欢花钱,待不住;

二来,心态更“载奄奄”(泰语音译,意为慢慢来)。钱,够用就好。订单要取消,就取消吧,要改期就改期吧。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吹的,特别是这艰难的一年;

三来 “怀胎十月”,呕心沥血,费时费神改造出来的民宿作品,即使在特殊时期,仍能保持入住率,得到不少好评和经验累积。渐渐让我领悟:只要耐心只做好一件事,比一下子做许多事,收获更大,收益更久,身心更满足。

所以即使2022,不期待中国游客回流泰国,我还是能有底气、有信心地喊出:我能继续在清迈开民宿,并努力生活下去。

母胎单身的我:如何在泰国谈生意,谈出初恋

要说到这两年能留在泰国,除了有民宿收入维持生计,当然也少不了男朋友的物质扶持和心理安慰。而说到他,要告诉大家一件事实,嘘,你别笑哦,他可是我的初恋!

不知是走狗屎运,还是上天怜悯我母胎单身25年,2017年刚来清迈时,谈生意谈出了初恋。

2017年5月初,那时我和清迈大学合作英语亲子营,需要特色民宿配合。看到他家民宿时,眼睛发亮,心想:挖到宝啦!独栋别墅、4X16M的泳池、可停5辆车的超大花园、步行到古城十分钟、四间房都有独立卫浴、中国台湾房东…一晚才6000铢!马上发信息:你好,我想和你合作……

第一次见面在宁曼路一家甜品店,两人面对而坐,我非常卖力地说谈,身体不断前倾到桌边,希望得到更好的订房价格。他双手抱臂,扑克脸,背靠椅背认真听着,刻意保持距离。后来他告诉我,对我第一印象:哇,好黑,是泰国人吗?

一星期过去,第二次见面是他临时联系,还送一袋自家果园产的番石榴,约过两天看房。他应该是好奇,他问了我年龄。

第三次见面,他临时约饭,理由是看房前想具体聊聊。

第四次见面,实地考察他家民宿后,他介绍一位民宿托管管家,帮我拓展房源合作。临走时我问:对了,你姓什么?他回答:我姓郑。我家有“陈李张”不能嫁娶的祖宗遗训,我承认问这问题,是有动机的。

之后,我们制造各种理由见面,他约电影我约饭。他知道我常去咖啡厅,会突然出现在玻璃窗外。我故意一天发多条朋友圈,设定只给他看。

直到第七次见面,他又“突然”出现,开始支支吾吾。我建议去素贴山看夜景,缓解无言的尴尬。即便使出浑身解数,站在观景台的他仍旧无言,只有我一个人自言自语。萌生退意:老娘撩不动了,打道回府。

坐回车上,实在没忍住我问他:“你今天怎么了,一直不说话?”

“我在想,有些话要不要问”,他低头回道。

还记得当时车上正播着《恶作剧之吻》的主题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醒了,恶作剧地挑逗回复:“你说说看,你说出来我就答应你。”话音刚落,他转脸问:“真!的!吗?”

结局,大家都猜到。可能是截然不同的性格相吸,或是海外独自打拼的孤单,从陌生人到确定关系,我们只用了14天。

鱿鱼和男友郑老板

在我看来,多少形容词都不如这简单粗暴:他很帅!他很好!和他恋爱后,原本焦躁的我总能在他的感染下变得平和宁静。

郑老板他总是给人感觉温和有礼,又好像拥有消耗不完的精力和丰富的体育细胞,用他民宿客人给的评价:是一个儒雅的阳光青年。

身边人都对这段“小城之恋”感到不可思议,感叹命运的奇遇,也不约而同地忠告:“小心被骗”。

而我们发展的速度却如清迈夏天,越来越热。认识两周确定关系,两个月他带我见郑爷爷,再过半个月,见郑妈妈和妹妹。半年后,他见我爸妈。超常规的速度,让所有人都觉得当初两人各自离家到清迈发展,是“命运”的安排。

当然,从14天到如今相恋五年,我们也不是一直和谐,多少次拍桌砸锅,说出“你怎么可以这样”或“我们分手吧”。深究其由,更多是思维模式、办事习惯、待人处事的不同而造成的不理解和不认同。

他的青春是女生任意挑桌上摩托车钥匙,挑中哪个,就坐那男生后座,出外郊游。

我的青春是早7晚10,一周只有半天休息,埋头《5年高考3年模拟》。

我的成长环境,让我变得目标明确、事事理性,做事求快。而他很少强迫自己承受多方压力,陷入多项工作。

举个例子,我们一起合作的民宿“木目”。他更强调前期投入越大,后期越省心。我更强调根据市场计算回报时长,合理投入。为此,我们不知吵过多少个晚上。

直到十个月后,民宿终于完成,我们在民宿的取名上仍不能统一意见。刚开始,郑老板想起名叫“俩相好”,我觉得太小确幸。他就说那就叫“俩”好了,我笑称:之后第二家叫“仨”?

最后我们决定把这栋“爱情见证”叫做“木目”。木+目=相。用这座房子纪念我们在清迈相遇、相恋,也希望在这栋房子里和大家相识、相知。

鱿鱼和男友郑老板在木目民宿

从共同承受时间精力耗损和资金压力的一年民宿装修期,到疫情影响收入锐减相互扶持的这两年,郑老板一直提供支持和陪伴,用自己的细心互补我的粗心,治愈我在年龄和这两年事业无作为的焦虑。

25岁前对待爱情的宁缺毋滥,等来的这个初恋,很幸运也很值得。做好自己,我想好的爱情也许才会不期而遇。

92年出生的我,今年刚好30岁,也到了而立之年。

回想这一路,23岁北漂打工,25岁泰漂创业,28岁遇上疫情打回原形,29岁特殊时期自立更新。也算经历了人生的跌宕起伏,每次为一点点小成绩沾沾自喜或停下歇脚时,生活马上给我当头一击。当中有过不解、委屈、气馁,好几次精疲力尽自暴自弃时,庆幸有父母男友拉我一把,有良师益友为我加油打气。

生活似乎在告诉我,人生不可能一劳永逸,一路上总会出现新的变化和难关。如同马里奥升级打怪,踩扁了蘑菇怪,又来只慢慢龟,打完一关还有一关。

普通人一般的我,面对天灾人祸无法逆天改命,能做的就是放宽心情,随机应变。希望在人生这个游戏里,我也能像马里奥一样,坚持无数次不间停地跳跃,机动面对一只又一只怪兽,受伤后不气馁争取“吃蘑菇”迅速成长,最终有打倒大魔王救出公主的那一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鱿鱼、杨柳,36氪经授权发布。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2-06-06,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